少謙書屋

csuk3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笔趣-第735章 無良老闆熱推-nblqi

Lancelot Nessa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小說推薦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
铃木园子和毛利兰还没发现柜台后的‘工作人员’是熟人,见前面的人领了东西,继续往前走。
“对了,小兰,你家那位大叔怎么没有一起来啊?”铃木园子转头看着毛利兰,随手把徽章放到柜台上,“你没有打电话告诉他吗?”
池非迟也没吭声,很自然地接过徽章,验证,拿票,拿礼品纸袋。
“我已经打过电话回去,他说要去调查,我看八成又是去喝酒或者打小钢珠去了,”毛利兰无力说着,又道,“不过,我们不用打电话叫上非迟哥吗?”
“才不要,”铃木园子随手接过柜台后递来的纸袋和电影票,看了一眼,转身准备往厅室走,“他来了说不定又会发生什么事件,原本我还打算我们两个人过来就好,不要带上眼镜小鬼的,难得看场电影,如果发生案件,那多扫兴啊!”
池非迟看着铃木园子的后背,沉默。
有道理,看来以后得立牌子:【柯南不得入内】
第十三月
排在铃木园子身后的阿笠博士拿着他和五个孩子的徽章,递也不是,不递也不是,朝着池非迟干笑。
灰原哀:“……”
这位大小姐眼神没问题吧。
步美:“……”
面对面都没发现……
光彦:“……”
好厉害。
元太:“……”
没救了。
柯南:“……”
不想救,吐槽池非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带上他?
“园子。”池非迟出声叫住了探头找厅室的铃木园子。
——————
“啊?”铃木园子疑惑回头,看着池非迟,呆了两秒,一脸惊恐地夸张后退,“啊!什、什么时候出现的?”
“既然来了,就来帮忙,”池非迟说完,看向五个小鬼,“还有你们,算是委托,一人两万日元。”
争取用委托来化解死神影响力!
“是!您的委托我们少年侦探团接下了,”光彦正色应声,看了看其他四个小鬼头,挠头道,“不过我的委托费就算了,池哥哥一直照顾我们侦探团,之前还买过很多礼物。”
郡主大人千歲 夙夜夢寤
说到礼物,毛利兰和铃木园子就想到那本精选试题,脸色僵了僵。
“我也不要委托费。”步美认真道。
“劳动应得报酬,”池非迟没给其他人表态的机会,说完就让出柜台,走到椅子上坐下,顺手就拿出了手机,无情催促,“快点工作,后面还有不少观众等着。”
光彦突然有种给无良老板打工的感觉,没再提不要报酬的事。
有人帮忙,池非迟清闲得多,验资格、发票的速度也快了不少。
而且比起池非迟那种冷冷递东西的态度,一群孩子要可爱热情得多,一边跟客人礼貌互动,一边还不忘跟池非迟聊天。
“池哥哥,你要不要加入我们少年侦探团?”光彦提议道,“可以做我们的顾问哦。”
池非迟看着手机回邮件,头也不抬道,“我拒绝。”
光彦:“……”
“那就算了,”步美自我安慰,“池哥哥平时就够忙了,我们还有非赤这个团宠,那池哥哥也算是少年侦探团的团宠的主人,也算是我们少年侦探团的人啊。”
气氛又活跃起来。
“对,下次立功拍照或者拍教育宣传片的时候,要记得带上非赤!”元太道。
光彦正色道,“如果这次的闯空门事件,能够在警方之前破案并抓住小偷,说不定能有机会上电视!”
柯南干笑,“上电视哪有那么容易啊……”
池非迟抬眼,带着案子来的?那今天电影院应该不会出事。
灰原哀发现池非迟看过来,解释道,“曙町最近发生了好几起闯空门事件,犯人一直没有被抓住,我们打算明天过去调查,你有兴趣吗?”
情良為成觴 憶笙簫
“不,”池非迟收回视线,继续跟绿川纱希发邮件,“别把闯空门事件查成杀人事件就行。”
绿川纱希问他有没有专门训练格斗、枪击的渠道,他打算把绿川纱希安排到0331号训练基地去,跟那些罪犯不同,绿川纱希算是去‘上课充能’的。
晚上要去THK公司看试映结果,顺便了解一下阴阳师IP的情况,再代他老爸去参加一下晚宴。
至于明天,他还要去打钱,没空跟着孩子们玩,不过得到这个情报是好事,既然知道少年侦探团会去曙町,明天所有行动安排都有必要远远避开曙町!
争取在未来六七天里,把积压情报处理完,不出意外的话,能有一段休息时间,等着情报人员去调查的新情报到手,出意外的话,就是一边处理意外,一边等着新情报到手……
……
上原国中。
浦生彩香回到教室门口,拿出手机看了看,发现没有回复,心情有些失落,伸手推开教室门。
“哗啦……”
一盆脏水从上方泼下来,洒在浦生彩香前方,没有一丁点落在浦生彩香身上。
“咚……”
盆落在地上,旋了旋,落稳。
浦生彩香踏着水渍走近教室,无视了站了起来、呆若木鸡的一群同学,反手关门,悄悄把锁给锁上了。
大桃源
放假前会有值日生负责打扫,就在这个时间点,她闭着眼睛都能猜到开门有惊喜。
里面的人放学后还没离开,都是等着看热闹的,人数有点出乎她的意料,只有四五个人似乎没打算参与恶作剧、提前离开了,其他同学都在。
教室里静了一瞬,看着眼前个子还有些娇小的女生不仅没中招、还从容踏着水渍进门,一些人总觉得不太对劲,心里莫名发怵。
浦生彩香没理会其他人,往搭在讲台边的拖把走去。
“她不会是想清理水渍吧?”先前嗤过浦生彩香的女孩突然失笑,“真是个乖孩子呢,那么,乖乖按校规来留头发不好吗?”
凑在女孩身边的一群女生也开始叽叽喳喳。
“帮忙打扫吗……”
血染的白书包 肖潇潇
“嘻嘻,像笨蛋一样……”
留着寸头的男生带人走上前,从浦生彩香背后,伸手搭住浦生彩香的肩膀,语气调侃,“浦生同学,周末有什么安排?要不要我带你去感受一下有趣的生活?”
“虽然我心情不怎么好,也想去看看你说的有趣生活是什么,”浦生彩香侧过头,笑着看那个怎么看都幼稚的男生,“但我今晚和明天都需要上补习班,学习排得很紧,恐怕不能跟你一起去了。”
班里有人吹了口哨,一群女生也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这么早就下手了,我还以为那家伙能忍一阵子呢!”
“河田,不要吓坏熊本来的小妹妹哦!”
“哇,她说今晚和明天都要去上补习班,是真的吗?”
“果然是个乖孩子呢……”
那个叫河田的男生愣了一下,继续玩味笑道,“补习班有什么好玩的啊?不要去不就行了!”
“不行,他会生气的,”浦生彩香认真看着河田,“不过,我有一个好主意,我们现在就来做一点有趣的事,要是你再不把你的脏手从我的肩膀上挪开,我就要开始了哦。”
“喂,你……”河田又愣了一下,总觉得自己面前是个蛇精病,随即觉得自己被耍了,心里顿时恼怒,另一只手朝浦生彩香另一处肩膀抓去,“你不要……”
浦生彩香主动伸手,抓紧河田之前就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往前冲,在将河田拉得一个踉跄之后,转身提起膝盖,动作顿了顿,又重重顶向河田腹部,在河田脸色瞬间苍白、弯下腰的同时,屈肘砸向河田的后颈,直接将人砸倒。
“嘭!”
河田倒地弯成虾米状,鼻子也被地板磕出了鼻血,鲜红流到地上,融入地上原先就有的水渍。
浦生彩香没有一点得意的心情。
她想起训练基地那一群体能惊人的怪物,想起刚进基地做体能测试的时候,测试人员反复看报告再看她,一脸‘你是怎么混进来的’质疑神情,也想起教格斗的人都对她绝望了,每天教完一点小诀窍就让她自己去练……
她好像是挺废的,不过好歹曾经也是打过群架的人,再加上有人指出她以前出手的误区、告诉她一点技巧,应付这些人没问题。
“啊!”
坐在前排的少年、少女发出惊呼,下意识地离开原位、往后退,带得桌椅噼里啪啦一阵响。
刚才那一连套动作,再加上狠辣的力道、流到地上的血迹,足以让一群半大孩子吓一跳。
浦生彩香拿起拖把,用把手一端敲了敲地上不断吸冷气的河田,“喂,不疼吧?你大概没看清我原本打算磕哪里的,不过你的同伴应该看清了……”
之前跟河田过来的四个男生已经退到了外围,脸色都有些难看。
他们是看清了,这个熊本来的女孩原先似乎是打算磕男人要害的,只是在中途转向成磕腹部。
想想都觉得背后发凉,所以他们才突然退远嘛……
“没办法,重度伤残赔付金额有点多……”浦生彩香刚才默默算过,要是没改主意,20万还不够赔这一个的。
如果她做事超过那个人制定的预期,惹那个人生气,搞不好会把她重新丢回那个地方去,再也不理她了。
“喂,你这家伙……”跟河田上前的男生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他们一群男生被一个小女生,那多没面……
浦生彩香抄起拖把,就是一顿抽。
她之前拿拖把,只是想拿个足够让她跟这些人拉开距离、保证自己不被打到的武器。
她记得教官说过,一打多,除非她有把握短时间让对手丧失战斗力,否则最好拉开距离,一旦挨了一下,疼痛会让身体提不起力气来,那就只能被围殴了。
“嗷!你……”
“異”外鐘棋 李小霧
“喂!你是没看到我们……嗷!”
出声的男生也被抽了。
“你就不怕我们告诉老师……”
没等那个往门口跑的男生打开落下的门锁,拖把已经朝他甩过去了。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