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謙書屋

ndzsk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皇兄萬歲-25.第二個死去的老祖(二合一)相伴-8xqkr

Lancelot Nessa

皇兄萬歲
小說推薦皇兄萬歲
赤云。
九位老祖里最神秘的一位。
也是唯一一个没有任何势力的一位。
苏甜曾经和夏极说过,赤云可以是任何人,出现在任何地方。
赤云不止是一个刺客,而且还是个疯子,是被打的越惨就越是强大的疯子。
当你以为就差一下就能杀死他的时候,他会反杀你们所有人。
这样的疯子,可以让任何对手立刻失去和他作对的信心,甚至恨不得立刻自杀以摆脱他。
赤云杀死的人太多太多了。
杀过的高手,比许多人吃过的饭都要多。
杀过的大能更是数不胜数。
是的。
面对这样的对手,基本上就是不要打了,赶紧洗好脖子等着他杀,或者自杀。
因为你会发现反抗了也没用。
心性弱一点的,会立刻丧失与他对战的勇气。
但这是什么战斗?
农民阴阳师之龙脉修神
这是老祖之间的战斗。
是一个宇宙终极层面压缩到法相境的战斗。
顺顺利利,和和平平,开开心心地赢得战斗,可能么?
不可能。
如果可能,那一定是讲述着“公主和王子在最后幸福美满的生活在了一起”的童话故事。
夏极一定会赢么?
不一定。
盘古一定会杀死天道,而不会被杀么?
不一定。
故事的结尾,就一定是夏极取代天道,而不是天道战胜了夏极,然后让夏极在这宇宙里不死不灭的轮回么?
如果夏极在这宇宙里轮回,那么是不是又会遇到许多新的人,发生许多新的故事?
谁知道?
一切都不一定。
一切都悬而未决。
因为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
而不是一部小说。
真实的世界和小说的不同之处在于,
前者永远不会被人猜到下一秒会发生什么,
而后者也许一眼万章,直接猜到大结局,至少没有人敢让主角永远的死去、战败。
然而…这终究不是一部小说。
你认为的主角不一定是主角。
你认为不会死的人,或许就真的死了。
所以,赤云在发现盘古背着太上追他的时候,他第一念头居然不是继续逃,而是杀了太上。
他身形一闪入了阴影,
在阴影迅速完成了变化,
成为了夏极的样子。
不仅变成了夏极的样子,他还从储物空间里取出了白烛的尸体。
紧接着,他就单手抓着白烛的尸体走了出来。
盘古和太上自然认识夏极。
然而,两人的理智告诉两人,这个绝不可能是夏极。
但不知为何,就算再怎么理智,却依然被一股诡异的力量带动着,被“夏极杀死白烛”的这一幕恍惚了下。
这恍惚的时间不过半秒钟都不到。
半秒钟之后,
“夏极”还是狞笑着高高举着白烛的尸体。
地狱游戏 月初照
但是,赤云已经出现在了太上身后,他手中的刀比光还要快,直接就斩了出去。
嘭!!!
太上几乎没有任何反应,她已经在这恍惚的半秒里失去了先机和一切防御的准备。
她的人头飞了起来。
飞得高高的!
鲜血如红泉,从断裂的脖子处喷射而出。
这一位曾经在同等层面上和夏极、小苏两败俱伤,甚至能让天道都忌讳着不敢出世家的女人,就这么死了。
赤云的刀中藏着一股魔力,那魔力使得太上的人头在飞出之后,立刻成了灰烬。
半空的气流一动,太上这位谨慎、周密、有着众星之母名讳、攻击力极强的老祖的头颅就灰飞烟灭了。
赤云这一刀,不仅杀了人,还阻了一切复活的可能。
美麗的新世界 安提戈涅
然而,怎么会有两个赤云?
就在这时,抓着白烛尸体的“夏极”猛然丢开尸体,化作一道凌厉无比的闪电,从正面射向盘古。
他居然是真的!
他如果是真的,那正在盘古背后的赤云又是谁?
此时,盘古背后的赤云的那一刀则是根本没有势尽。
他疯狂地要一刀杀两个。
哪怕,其中一个是盘古。
他也要杀。
别说盘古了,就算夏极在这里,他照杀不误。
然而,盘古后脑勺就如同生了眼睛一样,不仅不退,反倒是猛然往后一仰。
那脑勺顿时显出一层有着极强质感的灰色,那灰色化作了一个巨大的“拳头”,
直接撞在了赤云的刀上。
嘭!!!
赤云的刀碎了。
赤云整个人也被这巨力轰的飞了出去。
他还没有濒死,所以力量还没有盘古强。
可是,等到他濒死的那一刹那,就是盘古的死期。
可同一时间,一道隐晦的星光直接从盘古的腋下射了出来,直接穿过了赤云的躯体。
吞龙 如狼似虎
那星光,璀璨,明亮,虽然是白天,却依然带着夜晚宇宙的森然寒冷,以及无坚不摧之势。
那星光,如同一把精准的手术刀。
这刀不是割过了赤云的心脏,而是赤云的眉心。
眉心有元神,毁之人必死。
轰!!
赤云的头似乎无法承受这星光的一击,被内里蕴藏的强大能量激荡地炸开了,粉碎的不能再粉碎。
是的。
他死了。
他一定是死了。
可是,盘古却没有停下脚步。
名開足富貴 寄墨
他胸前隐隐显出太上的身形,太上的白纱斗笠已经被风掀翻了,露出其后飞扬的长发,还有一双略显呆滞的瞳孔。
太上如同树袋熊一样抱着盘古。
她怎么会没死?
怎么可能?
她的头颅明明已经化成灰烬了,怎么不死?
有意思么?
“夏极”一定觉得没意思极了。
但是…
没有人震惊。
没有人在旁解说。
因为盘古在狞笑着,冲向“夏极”。
靈玉 財迷道長
“夏极”竟然呆滞了一瞬间,然后脸庞居然变成了赤云的脸庞,而双眸亦忽然有了神采,那神采瞬间跋扈而疯狂。
他居然不退反进,从虚空里再抽出了一把刀,斩向盘古!
这一次的攻击,盘古终究是有着先机的优势。
何况正面作战,他怎么会怕赤云?
所有人一定觉得盘古会全力秒杀赤云。
但是…
混到异界当至尊 精灵法师
他们又错了。
盘古轻轻地、温柔地、如同安抚着孩子睡觉一样地把手拍在了赤云的刀上。
赤云没有受多少伤,他只是被迫飞了起来。
而盘古在拍到他的一瞬间,已经有一股气流如同捆仙的绳索,将赤云包裹的严严实实,使得他无法在半空再次进行移动。
下一刹那,
盘古落地,
挂在他身前的太上直接落在了他面前,抬手一指…
黎明的天穹顶端,落照下一道天井般的星光,那星光到了她高抬的指尖,
被那嫩白冰冷修长的指头轻轻一拨,
就光速般地射向了半空的赤云。
轰!!
星光明明穿透了赤云的眉心。
但却只是穿透了他的左脸颊,在他左脸颊上留下了一个窟窿,那血窟窿迅速变化,下一刹那就便到了他的胸口,再下一刹那就已经挪移到了他的手臂。
再看!
他脸上,胸口哪里还有伤。
有的只是他手臂上多了几分无关痛痒的伤。
只是,这样的变化似乎也让赤云很是耗力。
同时,他亦是拼尽一切力量,直接挣脱了盘古的束缚。
然后赤云想也不想,转身继续逃。
一瞬间的交手,兔起鹘落,根本没有半点缓冲。
大体就是:
赤云拥有变化、分身、迷惑、短距离瞬移的能力。
他变成了夏极,迷惑了盘古和太上两人,
然后在半秒不到的时间里,挪到盘古身后,一刀要砍太上的头。
赤云的这许多能力,几乎没有在其他老祖面前展露过。
出马仙:我当大仙的那几年 东北神汉
但盘古,却早就有所推测,所以就在赤云停下的那一刻,他大脑就开始了疯狂的运转与预判。
所以,他左手抓着太上急速地转到了自己身前,右手则是直接从虚空的储物戒指里拉出了一个“太上傀儡”。
太上虽然没有预判到,但是她和盘古是有着一些默契的。
盘古在转她的时候,她就以奇异的能力,进行了类似于短暂隐身的行为。
于是,赤云真身斩杀了“太上傀儡”。
太上的攻击穿透了他的眉心。
但赤云还可以在真身与假身之间瞬间互换。
所以,那一刹那,赤云亦是做出了预判,真身回到了“夏极”身上,假身承受了太上的一击。
但是,盘古已经预判了他的预判。
赤云明明只需要刹那的时间,就可以完成真身假身的互换,可却被盘古硬生生地把这个“转换时间”变成了他的“破绽时间”。
然而,盘古还是不尽全力轰杀他,因为盘古知道“不能让赤云进入濒死状态”,所以,他把赤云轰上了天空,并且运用力量短暂地束缚住了他。
此时,太上的第二次攻击出手了,丝滑且水到渠成地穿透了赤云。
可赤云居然还有底牌…
他能够转移伤势。
一个瞬间就把伤口从眉心转到了胸口,再转到手臂。
当然,个中还有博弈三方无穷的思索、直觉和预判。
总之,这就是一个瞬间发生的事。
这一个瞬间完成的交锋,使得赤云明白这一场没什么好打的。
如果只有太上一人,哪怕再加上苏甜,他都直接打了。
但再带上盘古,这打的真没意思。
盘古属于滴水不漏型。
要不是他潜伏在这天云山足足十六天的时间,待在一个地方一动不动,也不会在昨天午间寻到白烛落单的机会,更不会悄无声息地迷惑她,然后再杀了她,变成她。
赤云开始疯狂逃跑。
身形不停闪烁着,以躲避太上可能的攻击。
羽翼天禁
然而,盘古怎么可能放过他。
他背着太上,如一只发了疯的猛兽,对赤云狂追不舍。
太上就安心地在盘古的背上,在这个安稳的环境里进行输出。
赤云全身都绷紧了…
他活了这么久,已经很多很多年没这么刺激了。
太上也特别“奸”,她的攻击根本就不对着赤云的要害,就是避免让赤云处于“濒死状态”,然后转身反杀。
她就是在消耗赤云,等到赤云消耗的差不多了,她哪怕折损寿元发动一次空前的攻击,直接秒杀赤云。
这就是太上的战术。
赤云开始痛苦了…
他面对的两个敌人,都是绝对不会犯错的那种人,而且都是对自己很了解的那种人…
轰轰轰~~~
嗖嗖嗖~~~
天云山虽广,但那三道人影却早已从山南穿梭到了山北。
春日的金色光华从天,如万丈之箭射落云海,
照耀的天地之间呈显一片惨然的淡金色。
云海,翻滚着壮阔的波澜,金色的云雾似邪火般汹涌澎湃着…
直到被那三道身影携带着,轰落大地,印贴于湿润土黄之间。
已经到东海边上了。
盘古如同不知疲惫的机器人,背着太上继续追。
赤云则是逃。
太上已经发动了许多次攻击。
赤云已经转移了许多次伤口。
赤云是真的快被耗尽了。
他已经施展了浑身解数,半路变成各种人,各种隐藏气息,却依然无法逃开盘古的死死锁定。
盘古没能杀天道,还被偷了白烛,
一肚子火,
不杀他杀谁?
赤云别说在地上跑了,就算他要跑到宇宙去,盘古也奉陪。
换成任何一个人,哪怕天道,或是夏极,赤云说不定都已经甩开了…但现在,他是真的甩不开。
盘古,太“粘”人了。
东海边缘,沙滩如刺目的银蛇,蜿蜒而远,远处则是黑沉的群山。
而山中忽然走出一道白色身影。
那身影一袭白衣,显出道姑的模样。
窈窕踏沙,缓缓而行。
那白衣身影每一踏步,都会跨越数十丈距离,从远而来,迎着赤云,对着盘古太上。
待到近了,那身影越发清晰。
却见是一个艳丽的女人,左眼眼角有一滴泪痣,洒脱而飘渺,周身呈现出一股奇特的勾人夺魄的味道,算得上一种另类的媚。
太上轻声道:“是吕婵。”
赤云也舒了口气,吕婵一来,那就是二对二了。
只要吕婵拖住盘古,自己用最快的速度秒了太上,那么盘古再强也只有逃跑的份了。
逃不逃得掉还另说。
吕婵也不废话,双手一展,四道闪烁寒芒的长剑,顿时浮现在她周身。
紧接着她面色漠然,手指一点,
四把长剑顿时顺着她的心意化开了。
一瞬间,化作宛如孔雀开屏般的剑屏,于她身后绽放出遮天的剑墙。
然后,吕婵又从虚空抓出了一只浮显焰光的大幡。
剑,先行。
大幡,后行。
无穷剑海化出汹涌的金属怒潮,跨越空间,拍打而来!!
每一把剑都蕴藏着顶级法相攻击的力量。
而那大幡,则是瞬间荡开,如同包饺子一般,随着剑海而去。
目标…

是…

大夢西遊 輪瞳
赤云!!!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