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謙書屋

d0g7o好文筆的小說 初唐求生-第630章下注了熱推-9to65

Lancelot Nessa

初唐求生
小說推薦初唐求生
吴欢在沈阳推行完全就是强权,宗族势力完全被瓦解,服从有各种好处,不服从就面临着各种惩罚,自然是去读书的好,没有的选择。
而岭南是靠宗族势力维持的,冯盎的政令根本就下不到这些宗族去。当然宗族总有些明白人,会送一些孩子出读书,但绝对极少数的。
这时代宗族势力是最强大的时候,想要推行沈阳的那一套,难!太难了!这一点冯盎自己非常的清楚。
冯盎:“我先办上两三所,等百姓们接受了,慢慢加!”
修真岁月 戈笔
吴欢叹了口气,他知道一地有一地的难处,于是说道:“好!年前,我会让人把学校图纸,教材,书本,还有几个老师送下来!”
冯盎:“那我要准备什么?”
吴欢:“准备一些读书人!嗯!你可以现在就找一些读书人,随我的舰队上沈阳,到那边培训。”
他想想等自己派人下来,再学习,这时间太慢了,不如直接带人上沈阳学!所以中间就改口了。
冯盎自然知道吴欢对自己事情的上心,心中感激,立刻点头说道:“我回头就是派人收集读书人!”
首席奪愛:重生老婆很腹黑 千秋落
吴欢说道:“年轻点的,最好30岁以内的,这些人记忆力好,接受新事物强。”
冯盎:“好的。”
吴欢见冯盎答应下来,一时间也没有话说,静静的看着大屿山对面的山川。
冯盎也怕,怕吴欢造反,到时候,他站那边?所以问道:“你这是准备取而代之么?”
夜色 衛悲回
吴欢知道冯盎,他不是首鼠两端的人。但正不是首鼠两端的人,才让吴欢非常的棘手。不过,再怎么样,他看上了冯盎的岭南,不论冯盎跟不跟不跟自己走,他都要贴上去。没有办法,整个南方,就冯盎资源最深厚。
当然他有冒出过除掉冯盎的想法,但想到冯家在岭南的势力!还会冷了那些靠近自己大家族的心,所以随即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吴欢苦笑摇摇头:“这天下很大,中原之地太小了,容不下我!”
冯盎惊讶的问道:“中原之地还太小?老朽糊涂了!王爷的天下有多大?”
如此卑微
吴欢知道冯盎处在岭南知道天竺,波斯,甚至东罗马帝国他都知道,但正了解么?未必。
明朝第壹權臣
吴欢回头对骆履元说道:“去拿张世界地图来!”
骆履元:“王爷!这是机密!”
吴欢:“我想耿国公会帮我们保守秘密的!”
骆履元还想说什么,吴欢挥挥手说道:“去吧!”
雁落沙
骆履元想说又吞了回去,转身会仓内。
冯盎问道:“这世界地图是机密?”
吴欢点点头:“是的!只有沈阳少数人能看到!”
冯盎:“那为什么给我看?”
吴欢:“我几年,几十年都没有取而代之的心思,说了,你也不会信,只有给你看看我的天下,你才会放心,才会信!”
冯盎:“只要王爷说了,就容不得老朽不信,我看还是不看也罢!”
吴欢嬉皮笑脸的说道:“哎!拿都拿出来了,开开眼界,看看我的天下,和你们的天下差别有多大?省的老是想,我去抢别人的饭碗。”
冯盎脸色一僵,但看到吴欢的嬉皮笑脸,面子上有稍微好点!
挽天河 陈小菜
骆履元把世界地图在甲板上铺开。吴欢笑着对冯盎说道:“找找看,中原在哪里?”
冯盎开始寻找中原,其实也相当的好找,因为都标出来了。他指指长安,然后用手比划着整个地图!
好久他才问道:“这是天下?”
吴欢点点头:“这就是天下!”
冯盎:“你要征服这个天下?”
吴欢:“征服?这个词好啊!不过我们现在的实力?慢慢来!花个几代人,估计可以征服了。”
冯盎看看广州的方向,然后说道:“恕老朽不能追随王爷,但有个不情之请!”
吴欢笑问:“什么不情之请?”
冯盎:“让我几个不成才的孩子,跟随王爷!”
吴欢早料到会有这个要求,毕竟不只是冯盎有这样的要求。已经有好多家族已经开始在沈阳下注了,有明有暗!数不胜数。
吴欢自然知道这是大家族投注的方式,比如三国的诸葛家族,诸葛亮,诸葛瑾就是很有明的例子。
他自然没有理由拒绝,点点头说道:“回头,让你的孩子跟我北上!”
冯盎:“谢过王爷!”
使者回到军营,看到谈殿和几个渠帅正在喝酒,他气不过被冯盎羞辱,把收草药,卖商品的事情隐去。把冯盎的话稍作改动,变成一种居高临下的要挟。
谈殿冷笑的把犀角杯放在桌子上,淡淡的看着使者。而一边的宁道明也冷笑道:“我说过吧!这沈阳王和冯盎不能信吧,还好,我们只是派使者去。如果我们自己去,估计早在海里喂鱼了。”
谈殿摇摇头说道:“他的话只能信三分,不过,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上船的必要。”
宁道明有点得意的说道:“这些汉人,太过狡诈,我们在他们身上吃过太多苦,所以,他们的话一句都不能信。”
谈殿听出了宁道明说的是冯盎,而自己说的是使者,两人根本就不在一个道上。他不想解释,因为在他看来,已经得罪了沈阳王和冯盎,没有必要再去了。
他稍微沉吟一下说道:“撤军!加强南扶州的防御,我估计冯盎要过来动手了。”
网游之无敌盗贼 猪头三哥哥
宁道明吃惊的问道:“怎么现在就要走了?”
谈殿苦笑道:“这里穷山恶水的,怎么能养活我们进万将士?又无天堑可守!再说这里也没有呆下去的必要。你也要让你的部族做哈好作战准备,谁知道冯盎会疯狂成什么样?”
宁道明:“他冯盎会疯狂?”
谈殿:“他在沈阳王面前丢尽了脸面,对我们两这罪魁祸首不报复,还是他冯盎?”
宁道明:“他丢尽了脸面?太好了,可惜我们看不到他愤怒的样子!”
谈殿叹了口气说道:“我们来是做什么的?是找沈阳王买东西的,不是和冯盎斗气的。现在东西没有买到,不仅得罪了冯盎,连带沈阳王都得罪了,还丢下两三百人。”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