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謙書屋

d9nl7火熱都市小说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睢關-355 薩滿神刀鑒賞-vpn02

Lancelot Nessa

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小說推薦重啓大宋:從科技興國開始
鄂温克首领嫌宗舒的前胸露得不够,双手抓住袍子就撕。
晚遇一时便以一世倾填 墨竹潇湘羽
忽然从宗舒身上掉下一物,插进了面前的雪地里。
鄂温克首领弯下腰,从雪里扒了起来。
时间停止器
宗舒睁眼一看,掉到雪堆里的,是一把刀。
这刀是匕首大小,像一轮弯月,金色的刀鞘和刀柄上还镶嵌着宝石,在火把的照耀之下,闪出妖魅般的光。
这刀,是完颜萍的。
去年,在大名府,完颜萍用这把刀砍断了宗舒爬墙用的铁爪。
宗舒扑倒了完颜萍,从她手中夺下了这把刀。
这把刀比一般的刀锋利多了,宗舒准备好好研究一下,究竟用什么材料做成的。
哪知道,刚才自己的袍子被这厮一撕,刀却掉了下来。
如果没被绑住,凭着这把刀,就有可能抓住这个头领。
但现在,这最后的武器也落到了这帮人手里,一切都完了。
鄂温克首领拿起了刀,在火把上看了看,忽然双手举刀,跪了下来。
首领一跪,周围鄂温克族人也都跪倒一片。
“萨玛,萨玛,萨玛,萨玛!”
首领小声喃喃着,声音越来越大,所有的鄂温克族人也都激动地叫起来。
萨玛?
伴随着“萨玛”的喊叫声,鄂温克族人都伏在了地上,喊声中充满了虔诚。
电光火石一般,宗舒脑海里闪过了一个词:萨满!
萨满,是分布在西伯利亚、黑龙江流域的一种原始宗教。
萨满一词的本义是智者、晓彻、探究。也是萨满巫师即跳神之人的专称,也被理解为氏族中萨满之神的代理人和化身。
萨满这个词最早就是源自通古斯语中的鄂温克族语。
难道,完颜萍的这把刀,与萨满教有着密切关联?
鄂温克首领转过身来,眼含热泪朝宗舒跪下。
这是什么意思?
鄂温克首领又伏地喃喃了一会儿,站起来,替宗舒穿上了袍子,解开了绳索。
行同陌路 不變的是那顆初心
啊哈,不杀自己了,这是要放过自己么?
本来做好了要死的准备,突然之间被放了,这种感觉如同占了天大的便宜。
鄂温克对后面的人说了几句话,几个人站起身替李少言、牛皋等人穿上了袍子,解开了绳子。
三國在異界
大家都蒙圈了。
米花口中的东西刚被拿出,就喊道:“宗师,他们说,你是萨满之神派来的,使者!”
刚刚还是金人的奸细呢,这怎么转瞬之间就成了萨满之神的使者?
自己成了神使?简直是神反转呐!
这一切,肯定与完颜萍的刀有关系。
“宗师,原来,完颜萍这把金刀,就是萨满神刀!”米花激动地说道。
她曾跟随完颜萍十年,完颜萍这把刀是完颜阿骨打送给她的,平时金人都叫其为金刀。
鄂温克族人居然,把完颜萍的金刀,认作了“萨满神刀”。
金刀是神刀!
老子是神使!
看看这帮人像看神一样看着自己,干脆给他们表演一家伙。
宗舒过去曾到过查干湖,也就是现在的鸭子泺,冬捕时的开渔节就是一种旅游项目。
其中有一个重要的表演,是萨满传统文化的表演,其实就是农村一帮神婆神棍们,夸张地跳着抽筯一样的舞。
黑篮赤司不喜欢我怎么想都是你们的错
在宗舒看来,这种没有经过任何训练、随心所欲的舞,简直就是尬舞。
宗舒移开脚步,来了一段机器舞。
这种现代舞蹈是经过多年演变而来的,从国外传进来之后,让多少年轻人为之痴迷!
宗舒跳得实在不怎么样,但足以震住所有人。
这种舞蹈,他们从未见过,居然还有这种舞蹈。
米咕噜都激动了,跑过来朝宗舒跪了下来。
萨满大神,这是草原民族共同敬仰的神!
连米咕噜也认为自己就是萨满之神的使者!
一刀证天下
米花也跑过来,看着宗舒,满脸迷妹一般的崇拜:“宗师,你真是神使吗?”
神使?
我这是鬼使神差!
今天的事情,我自己都搞糊涂了!
宗舒正想否认呢,但马上闭口了。
万一鄂温克族里面,有人会大宋语言怎么办?自己一否认,小命岂不又要丢了。
宗舒只得朝米花晃了晃脑袋,随随便便地“嗯”了一声。
米花激动了,和米咕噜一起,朝宗舒伏身便拜。
宗舒朝李少言使了个眼色。李少言连忙扶起了米花。
“米花,你来做通译吧。对他们讲,我是神使,主要的任务是,让鄂温克族与奚族人联起手来,共同反抗金人。”
宗舒的吩咐让米花感到十分高兴,神使,给他安排任务了,这该多么荣幸!
“给鄂温克人讲,我们在他们这里休息一下。”宗舒说道:“最好找点吃的来。”
米花一说,鄂温克首领激动不已,马上进行了安排。
嫁给阳光
鄂温克首领,名叫特伦库,带着大家走进了一个木屋。
这木屋很是宽敞,地下是温热的,下面应该是一个类似火炕的东西。
不一会儿,热腾腾的食物端上来了,全部都是山珍。
达犴肉、鹿肉、熊肉、野猪肉、狍子肉全都有。
宴席非常丰盛,提供的居然还有鹿血酒。
米花告诉大家,鄂温克人最擅长驯鹿,他们把鹿当作吉祥物。
所以,他们也很少宰杀鹿。只是在祭祀之时才会杀他们。
对于他们来讲,鹿肉、鹿血酒都是十分珍贵的东西。
只有在重大节日,或者是鄂温克其他氏族部落首领来访,才把鹿肉和鹿血肉拿出来。
宗舒本来还有所顾虑,这几天身心疲惫,鹿血酒一喝,必定醉倒。
万一被鄂温克人看出什么,不就麻烦了?
将军王妃之花烛 弄简
娱乐中前行 窗边的草
特伦库带着几个族人陪在下首,主要是倒酒敬酒。
米花对宗舒说,鄂温克族和奚族人对于神使不敢有丝毫不敬,请大家放心大胆地喝,绝对不会有毒。
当然不会有毒,他们有心让自己死,刚才就已经手起刀落了,根本不用等到现在。
如果不喝的一点的话,总感到盛情难却。
宗舒带头喝了一杯,就放下了酒杯说道:“如此美酒,大家多喝点,我不胜酒力,就这一杯。”
李少言又端过来一杯鹿血酒,坐到宗舒身边:“刚才米花对我说,这鹿血酒,有滋阴壮阳之功效。嘿嘿,多喝点。”
“去去,你可以多喝点儿,晚上把米花给爆了。我喝了之后,晚上怎么办?”宗舒笑道。
这时,一个鄂温克人带着几个女子进来了,朝宗舒行礼。
米花说道:“宗师,这是鄂温克族专门为您挑选的。她们今晚的任务是:服侍神使。”
啊,居然,还有这种待遇?
看看这几个女子,个个人高马大的,很有一些俄罗斯血统,看得宗舒心里砰砰乱跳。
这鹿血酒,喝,还是不喝?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