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謙書屋

t0efm超棒的小說 小閣老討論-第一百六十六章 金陵十二釵熱推-m83ic

Lancelot Nessa

小閣老
小說推薦小閣老
两人在夕阳下并肩而行了一段,赵公子才收起心中淡淡的遗憾,问道:“你吹箫叫我上楼,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英雄聯盟之競技
“本不想说了,以免扰了公子的雅兴。”齐景云微微颔首道:“既然公子问起,那景云就斗胆启齿了。”
说着她指了指眼前的山水画卷道:“公子不觉得,这里还差点什么吗?”
“什么?”赵昊反问道。
“名气。”齐景云也不买关子了,老老实实道:“秦淮河夫子庙,曲中旧院长坂桥,为什么能胜于江南、甲于海内,吸引无数公子王孙趋之若鹜,挥金如土?无它,名气太大尔。”
“如今我们小仓山的环境,其实远胜逼仄的曲中旧院了,但名气实在太小,也就金陵人自己知道。”说着她指了指眼前道:“这让他们游玩的首选之地,还是秦淮河。尤其是最顶级豪客,宁肯在味极鲜吃完饭,再坐船返回坂桥,这对我们名声的打击是致命的。”
“嗯,在理。竞争不过秦淮河,我们就永远是二流。”赵昊不由赞许的点点头,他对齐景云愈发刮目相看。不是欣赏美色,而是欣赏她对商业地产的天分,竟然能无师自通顶级商圈通吃的道理……你信吗?
看来能成为花魁的,还真都得内有锦绣呢。要不都挖过来算了。
“那你打算怎么提振名气呢?”赵公子色眯眯……哦不,笑眯眯问道。
“奴家苦思良久,秦淮河虽然有无数好处,但最吸引人的还是女史们,而其代表人物,便是花魁。”齐景云轻轻一撩鬓发,双目放光的娓娓道来。“如果我们也能选出花魁的话,对名气的提升肯定很大。”
人果然都是有路径依赖的,就像赵公子总是想开车……划掉,改成开公司,齐景云也总想复制自己的成功之路。
“嗯,大,很大。”赵昊有些失神的点点头。其实他不是色胚,而且可以说是很克制的那种,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是社会学范畴的处男。但在人间花魁面前,还能保持清心寡欲的话,那除非跟李贽学,跟徐渭学都不够。
何况齐景云今天这身打扮,就是冲着他来的。
腰封又称腰夹、胸衣,有外穿和内穿两种,齐景云这种外穿的腰封格外修身,将她的纤细柳腰和惊人曲线烘托的让人拔不下眼……可算是明朝的职业裙了。
“不知公子有何看法?”齐景云嘴角微微上翘,故作羞涩的别过头去。
且覆山河 江湖賣唱生2014
“美,真美……”赵昊感觉这样太丢人了,他可是要做大事的人啊,赶紧咬下舌尖,回过神来。“我是说想法真美,但要实现的话问题不少啊。首先人家珠玉在前,如何避免被视为东施效颦?如果不能避免,我看会弄巧成拙的。”
他已经是个地道的大明人了,自然知道这年代读书人的话语权,比四百年后强之百倍。所以社会的审美和风气全在读书人的频道上。
大明读书人贵新奇大雅,贱华丽庸俗,社会也就以新奇大雅为上。因此芙蓉池选花魁,既要标新立异,与秦淮河有明显区别;又要格调高雅,让读书人赞叹。
所以赵公子最擅长的泳装选美,没法推荐给齐总监了。
可其实是没差的,无非就是杭康人更直接,明朝人喜欢含蓄一点,都他娘的一样好色。
因此不能吸引最漂亮最有魅力的女史来参加,就像进入新世纪的港姐选美,一样会失败。
炼心仙魔录
“既要美,又要雅,还得新鲜,这样才能一炮而红。”赵公子最后总结道:“能做到吗?能做到我就支持你办。”
仙木傳奇
“公子真是一针见血啊。”齐景云适时献上发自内心、热热乎乎的崇拜道:“奴家想了好几个月才想通的事情,没想到公子一下便想透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我也没那么快的,也是很长时间才想出来的。”赵昊谦虚道,心说本公子可是看着蔡少芬、李嘉欣、陈法蓉、袁咏仪、蔡少芬、郭可盈选美长大的,早就想透不知多少遍了。
说完他才意识到,这岂不说明自己小小年纪不学好?便咳嗽一声,赶紧拔高道:
“把小仓山经营好,意义十分重大,不然我也不会冒昧请你来当这个总监。”
说着他站住脚,问道:“说说吧,你打算怎么办?”
“首先,我们要处处体现不同。比如花魁一年一选,我们就三年一科,这样显得比曲中旧院更郑重其事。”齐景云便侃侃而谈道:
“国家抡才大典也是三年一科,我们同样也是三年一科,自然而然就会被视为女史们的科举。时间么,就定在每年秋闱放榜之后……这时候江南江北的才子俊彦云集金陵,所有人的焦点就是那张桂榜。我们这叫‘看完桂榜看花榜’,可以完美承接过焦点,将大家的热情转移到芙蓉池来。”
“好一个‘看完桂榜看花榜’,”赵昊怦然心动,竖起大拇指道:“说的我都迫不及待想看一看了!”
“公子这个地主,当然不能缺席了……”齐景云像吃了蜜一样,从里到外的甜甜笑道:“不然奴家也不依的。”
“好好,没问题。”赵公子忙不迭点头。心说这种正常的商业活动,连理公司应该没意见吧?“不过为什么不早点儿呢?好多落榜的士子都回家了吧。”
“公子不用担心。”这方面齐景云可比他懂行多了,抿嘴一笑道:“回家的都是穷秀才,本也不是我们的目标。其实大部分相公都是有钱人,没钱怎么安心读书啊?他们落榜之后,要借酒浇愁、要寻求慰藉,要让自己重新快乐起来,天下还有比金陵更合适的地方吗?”
至死不渝的愛系列
代嫁丑颜:弃妃出逃
“没有了。”
“所以落榜的相公,也大都会留在金陵,成为欢场中的主力。反倒在放榜前,因为心情紧张,想法太多,放不开手脚。”齐景云敛住笑容,正色道:“而且放在放榜前,难免有故意抢风头之嫌,会被认为不知分寸的。”
“嗯,你考虑的很周全。”赵公子笑着点点头,没想到她政治敏感性还很高。不过也正常,金陵是南京,最不缺当官的。所谓近墨者黑,接触多了自然懂得就多了。
“再者女史们肯定也更欢迎三年一届。因为这样更稳定,虽然这行当光景短,但一年就过气也太短了……”齐景云又有感而发道,自然也没人比她更懂女史们的想法了。
“三年一届肯定比一年一届有吸引力。”赵昊颔首道:“不然世界杯也不会那么值钱。”
“世界杯?”齐景云好奇问道:“世界范围内选花魁吗?”
“差不多吧……”赵昊心说,都是看球的嘛。“不过一年一个花魁,尚且僧多粥少了,三年一个不就更难出头了?”
誅天魔種 十七兄
至尊年代
“公子真是心细,”齐景云先赞美一句再道:“这个问题奴家也想过,多选几个不就得了?秦淮花魁为什么只能有一个?因为花魁者,花中魁首也,所以只能有一个。”
射雕之陆冠英传
“也是,你弄个五魁首搁这儿划拳呢?”赵昊笑着点点头。
“但我们既然要区别开来,就不能用花魁这名字,当然可以选出不止一个人了。”齐景云笑道:“比如选出个七仙女,哪怕三年一选,名额也比原先多得多。”
“那还不如叫金陵十二钗呢。”赵公子一挥手道:“比七仙女还多一倍!”
“金陵十二钗?好名字啊!”齐景云眼前一亮,这下是真心实意的赞道:“奴家费尽心思也想不到,能压过秦淮花魁的名头。公子这‘金陵十二钗’随口一出,秦淮花魁的格局就显得小了,没有比这更好的名字了!”
看着齐景云小女孩般崇拜自己的样子,赵公子愈发飘飘然了,便索性打开话匣子道:
“报名的女史要是多,还可以分十二金钗正册,十二金钗副册。再多的话,就再来个又副册。这样实际上就是三十六个名额。”赵昊笑道:“但说起来还是十二金钗,不会显得名衔太滥。”
“公子真是高明!”齐景云兴奋的使劲点头道:“当场时,大家只关心十二金钗正册。可是日后呢?漫长的三年里,能名在副册,哪怕是又副册中,女史们的日子都会好多很多。”
“嗯。”赵昊点点头,这道理很简单。场子里生意最好的永远不是头牌,而是比她们低一档,比其他技师高一档的那种……他都是听说的哈。
而且女史们又不是做皮肉生意的,人家讲的是灵与肉的交融。凯子们只能不断刷火箭,想要线下约会的主动权却完全在对方,几个月摸不到她们手的也有的是。
也不光是女史们专门吊凯子,因为男人就是贱,她们一下海那就彻底不值钱了。谁在秦淮河畔一掷千金,那是可以到处炫耀的风流韵事;谁在窑子里一掷千金,那就只有被笑话人傻钱多的份儿了……
青雲仕途
所以女史们一天只能见两三个客人,那这种现象就更明显了。在没法明码标价的情况下,有公信力的花榜排名,当然棒极了。
只是这样一来,自己这算不算哄抬那个啥价?不过对小仓山来说,显然越贵越好。
“说来说去,这第一届什么时候举办?”他问到最关键的问题。
“后天。”齐景云向他敛衽一福道:“公子,咱们不见不散。”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