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謙書屋

jmd3f好文筆的小说 超維術士 小說超維術士笔趣- 第1098节 惊现故人 -p1PC0W

Lancelot Nessa

shjj8精华小说 超維術士 牧狐- 第1098节 惊现故人 -p1PC0W

超維術士

小說超維術士 超维术士

第1098节 惊现故人-p1

安格尔暂时收敛起心中突生的疑惑,操控起探察傀儡偷偷的探向一侧的山壁,慢慢的朝着熔炉的位置转移视角。
当时着急哭述的人,就是达斯奇和辫子小孩。
熔岩池畔的恶魔,阴鸷的看着地上碎裂成渣的金属碎片,表情并不如之前的那般嚣张。
听上去,似乎之前他的猜测并不对。这里的情况并不是人类与恶魔的战斗,而是恶魔之间发生了内斗,某个恶魔把其他族人都杀死了?
他的表情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探察傀儡在最后被打碎之前传输过来的画面,让他看到了很多之前没有发现的细节。
“看来,有其他人发现了我。”恶魔轻声细语,不过他这一次说的并不是恶魔语,而是标准的人类通用语:“会是谁呢?我如今的形态彻底变了,应该不会认出我来……就算真的认出来了,如今破晓时刻即将来临,谁也阻止不了我……”
恶魔阴郁的自喃一声,随手一挥,伴随着另一只恶魔的惨叫声,安格尔只觉得眼前有红光闪过——
花雀雀?安格尔突然一愣,虽然对方说的是恶魔语,但他的脑海里莫名其妙的掠过一道看不清长相的娇小身影,不过这就是一闪而逝的灵光,当他想要再捕捉去细细思索的时候,却怎么也想不起之前的念头。
如无意外,之前安格尔看到满地的刀兵,主人却消失不见,估计就是如此被“消化”的。
这个花雀雀是名字,还是说一种感叹语?
当时着急哭述的人,就是达斯奇和辫子小孩。
咔擦一声,画面传输中断,影像从视线里消失。
听上去,似乎之前他的猜测并不对。这里的情况并不是人类与恶魔的战斗,而是恶魔之间发生了内斗,某个恶魔把其他族人都杀死了?
带着疑惑,安格尔将视线看了过去——
这个花雀雀是名字,还是说一种感叹语?
“重生?被那贪得无厌的老家伙吞噬,还想获得重生?不可能的!咿哈哈哈……乖乖的成为吾族重燃的薪火吧!”
他本来是沿着外围的墙壁,偷偷地移动探察傀儡的位置,以期找到最合适的视角。可因为之前的沉思,安格尔一不小心,探察傀儡在移动的时候,圆球边缘擦到了墙壁。
当时安格尔没有多想,如今回味起来,达斯奇和辫子小孩都是波波塔的朋友,他们俩同时哭诉,那么失踪的人……岂不就是波波塔。
而红光闪过之后,熔炉背后另一只恶魔,立刻发出了痛不欲生的惨叫。安格尔的视角无法看到另一只恶魔的状况,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尝试着调整自己的位置,想转到另一边看看具体情况。
安格尔暂时收敛起心中突生的疑惑,操控起探察傀儡偷偷的探向一侧的山壁,慢慢的朝着熔炉的位置转移视角。
可就是这样一条简陋的锁链,波波塔当初居然用血魂祭坛进行了献祭。
想到波波塔,安格尔记得就在不久前,他还在守望要塞见过他。当时,他和一个矮胖学徒达斯奇,以及一个辫子小孩混迹在一起。当初,托比的踪迹还是他们告诉自己的。
熔岩池畔的恶魔,阴鸷的看着地上碎裂成渣的金属碎片,表情并不如之前的那般嚣张。
后来安格尔就没见过波波塔了,但是,安格尔想到一件事,在守望要塞的人员进行转移,路过了晦光山脉的时候,曾经出一场小意外。当时,安格尔才从托比的梦里探索出来,一睁眼就发现远处的飞行载具上有人在哭述,还引起了霜月护卫队前来。
瞬间,一道金属摩擦产生的嘶嘶声,响了起来。
想到波波塔,安格尔记得就在不久前,他还在守望要塞见过他。当时,他和一个矮胖学徒达斯奇,以及一个辫子小孩混迹在一起。当初,托比的踪迹还是他们告诉自己的。
后来安格尔就没见过波波塔了,但是,安格尔想到一件事,在守望要塞的人员进行转移,路过了晦光山脉的时候,曾经出一场小意外。当时,安格尔才从托比的梦里探索出来,一睁眼就发现远处的飞行载具上有人在哭述,还引起了霜月护卫队前来。
恶魔阴郁的自喃一声,随手一挥,伴随着另一只恶魔的惨叫声,安格尔只觉得眼前有红光闪过——
当初,他成为炼金学徒后,第一件为别人量身订制的炼金作品,就是这条锁链。
如今一看,那条锁链虽然的确是当初安格尔炼制的,但却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通过影像很难感受具体情况,但从那吞噬同族恶魔,诡异耀眼的火光,都能感知到那恐怖的气势。
伴随着恶魔的低语,以及奇怪的咔咔声,红光闪烁,地上留下了一把链镰,在链镰的旁边则是一滩逐渐发黑的血迹。
他本来是沿着外围的墙壁,偷偷地移动探察傀儡的位置,以期找到最合适的视角。可因为之前的沉思,安格尔一不小心,探察傀儡在移动的时候,圆球边缘擦到了墙壁。
但如今,看到那锁链,在联想之前那恶魔熟悉的面容,安格尔几乎能确定,这条锁链是他炼制的,同时,那个恶魔极有可能就是波波塔!
安格尔转过视角,看到的第一幕,便是一个用手掌按住自己脸,仰天大笑的恶魔。
和之前相比,唯一出现变化的是,在大熔炉的旁边多了一个链镰,链镰旁边还有一滩未干的黑色血迹……
另一边,影像被强迫中断的安格尔,表情复杂且古怪的站在院子里。
这一切,看似是恶魔之间的内斗,顶多手段有些惊悚。但让安格尔感到荒诞的是,那条锁链……是他炼制的。
咔擦一声,画面传输中断,影像从视线里消失。
“要加紧时间了……外面美味的尸体那么多,要趁着王座降临前,提升力量……”恶魔低声念叨着,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在转移位置的过程中,安格尔能看到的视角越来越广。
伴随着恶魔的低语,以及奇怪的咔咔声,红光闪烁,地上留下了一把链镰,在链镰的旁边则是一滩逐渐发黑的血迹。
他看着那站在熔炉旁还在嚣张大笑的恶魔,不知为何,越看越觉得这个背影很熟悉。
据桑德斯所说,是有人在一场与恶魔的战斗中失踪了。
想到波波塔,安格尔记得就在不久前,他还在守望要塞见过他。当时,他和一个矮胖学徒达斯奇,以及一个辫子小孩混迹在一起。当初,托比的踪迹还是他们告诉自己的。
那只恶魔打碎探察傀儡的手段,是一道红光。准确的说,是一条散发着浓郁血光,且持续有火焰燃烧的猩红锁链。
但血魂献祭也有弊端,一生中血魂献祭的次数有限,并且,一旦使用了血魂献祭,就与深邃之主有了牵绊。那等于把自己的名字摆在了深邃之主的面前,一般而言,深邃之主传播真名福音无远弗届,不会注意到使用血魂献祭的人,可一旦真的注意到了,那就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咔擦一声,画面传输中断,影像从视线里消失。
安格尔记得很清楚,当时在野蛮洞窟,波波塔找他炼制的时候,对锁链的要求极其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
花雀雀?安格尔突然一愣,虽然对方说的是恶魔语,但他的脑海里莫名其妙的掠过一道看不清长相的娇小身影,不过这就是一闪而逝的灵光,当他想要再捕捉去细细思索的时候,却怎么也想不起之前的念头。
血魂献祭是深渊的绝世大魔神‘深邃之主’鼓捣出来的,通过血魂献祭,巫师可以将自己与武器融为一体,从此以后,此物可随心而动,无法被他人夺取。而且还能获得特殊的效果,战力也能得到很大的提升。
“要加紧时间了……外面美味的尸体那么多,要趁着王座降临前,提升力量……”恶魔低声念叨着,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如今一看,那条锁链虽然的确是当初安格尔炼制的,但却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虽然通过影像很难感受具体情况,但从那吞噬同族恶魔,诡异耀眼的火光,都能感知到那恐怖的气势。
伴随着恶魔的低语,以及奇怪的咔咔声,红光闪烁,地上留下了一把链镰,在链镰的旁边则是一滩逐渐发黑的血迹。
那只恶魔打碎探察傀儡的手段,是一道红光。准确的说,是一条散发着浓郁血光,且持续有火焰燃烧的猩红锁链。
安格尔暂时收敛起心中突生的疑惑,操控起探察傀儡偷偷的探向一侧的山壁,慢慢的朝着熔炉的位置转移视角。
毕竟,锁链是给波波塔炼制的, 荒帝 ,以波波塔的实力,几乎不可能出现在拉苏德兰。
说起来,之前拉苏德兰还平静无波的时候,安格尔就曾感知到过锁链的波动,当时也看到一道红光影子,只不过那时安格尔没在意,以为是错觉。
说起来,之前拉苏德兰还平静无波的时候,安格尔就曾感知到过锁链的波动,当时也看到一道红光影子,只不过那时安格尔没在意,以为是错觉。
伴随着恶魔的低语,以及奇怪的咔咔声,红光闪烁,地上留下了一把链镰,在链镰的旁边则是一滩逐渐发黑的血迹。
但血魂献祭也有弊端,一生中血魂献祭的次数有限,并且,一旦使用了血魂献祭,就与深邃之主有了牵绊。那等于把自己的名字摆在了深邃之主的面前,一般而言,深邃之主传播真名福音无远弗届,不会注意到使用血魂献祭的人,可一旦真的注意到了,那就没有什么好果子吃了。
晦光山脉离尼明湖也不远,而尼明湖又是进入拉苏德兰的正门。
他想要看看,具体发生了什么。
另一边,影像被强迫中断的安格尔,表情复杂且古怪的站在院子里。
这些细节里蕴含的信息,却是令他心情无比复杂。
熔岩池畔的恶魔,阴鸷的看着地上碎裂成渣的金属碎片,表情并不如之前的那般嚣张。
正因此,当初安格尔也很惊讶,一条效果简单且简陋的锁链,波波塔为何会选择血魂献祭?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