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謙書屋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1055 臉盲相伴

Lancelot Nessa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
小說推薦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我和五更绫濑的日常
晚饭,是计划在猫咪咖啡馆的包间吃的。
反正这里都有专门喝咖啡、吃点心的矮桌,吃顿饭自然也行。
而且也可以让雪乃继续吸猫。
龙之介简直为自己的天才想法所喝彩。
————
他同雪之下说了一会儿,既接到了电话。
是外卖员的,说外卖到来,但可能不让进去请他出来取一下。
龙之介自然不会为这几步路发愁。
————
取,没什么好说的,只是外卖员让他多看了几眼。
不是黄蓝二骑士之一,而是穿着印有拉面店点名的红马甲。
是店里专门雇的送短程的人吧?
或许就是店员,被塞了辆电动自行车就出来送外卖。
啧,自己什么时候脑海里把外卖等同于黄蓝了呢?
还有其他的外卖,虽然小,但各具特色。
比如很便宜,免外卖费。
比如只做短程,食物保证不损失口感。
……
————
龙之介心里想着,也再次走进幸运猫咖里。
进入两层玻璃门,自然店员二宫小姐也看到了他提着晚饭。
不过她并没有说店内不允许外带食物,只是提醒不要给猫咪吃。
龙之介点点头,便往左走进入包间区域。
————
二宫小姐的目光也虽然龙之介背影的消失而收回。
她心里稍稍有些压抑,点了东西好多呀,真是有钱。
啧,不过估计也是体力消耗很大呀。
二宫小姐回想起之前在走廊上听见的…心里莫名羞意一闪而过。
————
包间里的龙之介和雪之下,自然是饱餐一顿。
味道不如静可爱推荐的,但是也算是好吃,而且就算是外卖,面也和刚出锅的一样。
总之,痛快!
龙之介舒服地平躺了下来,仰面朝天。
虽然这种榻榻米上盘腿坐着有些累人,但习惯了也还好。
而且可以随时随地就躺下来。
有一种轻松自在的感觉呢。
雪之下吃完之后,则是在收拾桌上的东西,桌面尽量干净一点,垃圾残渣收拢在一起。
她瞧了一眼旁边躺平的龙之介说道:“刚吃完饭不要马上躺下来,对消化还不好。”
“……不会呀,吃完饭只要是正常的姿势,无论是躺是坐都不影响的。”
“那你倒立呢,难道还不影响吗?”
龙之介也笑了起来:“那当然会影响了,重力嘛。
虽然不至于马上从嘴里流出来,但也肯定会影响的,不过……
我是说的正常状态。”
“嗯,我知道,”雪之下没有被话噎住,而是转回头把一只猫抱在怀里,然后这才继续说话,
“这和倒立其实也是一个道理。
平躺下,尤其是完全躺平,而不是靠着什么,这也是会影响的。
这么跟你说吧。
小时候我看牙医的时候,听起过牙医和病人闲聊。
说是有个人来看牙齿,但是牙齿有些腐蚀。
他询问一番后判定这是晚上睡觉姿势不当,导致胃液常常反流到嘴里。
不仅腐蚀牙齿,还会造成周期性的牙周炎之类的疾病,溃疡什么的。
那个病人起先还抱怨看牙价格太贵了,但听了这话之后立马大喜过望。
因为他确实有这种问题。
看完牙到了医院和医生说了一下,进行了针对性治疗,果然好了。
后来还特意送来了一面锦旗呢。
所以说平躺下是真的会影响消化的。”
“emmm……好吧。”龙之介听着有些新奇,什么牙医,什么腐蚀牙齿之类的。
不过雪乃说的有理有据有例子,应该没错了。
他也感叹道:“之前医院看病确实难受,去都要自己先选科室,有些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意思了。
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没错,但是忽略了病情的整体性,可能会耽误治疗,或者吃了药没用,找不到问题。
到了医生面前,谈一会儿之后肯定要上仪器检查,全是根据仪器来判断。
呼吸科医生连听诊器都不用,也真是够无语了…”
龙之介说道一半忽然想起这不是前世了,略微改了一下说,
“…那个病人说他难受,但是医生看仪器检查结果说没问题,休息就行了。
他当时就想骂人了,没找出问题,就让去休息,这不是害人吗?
再说他就是难受才来医院的,可是花了钱什么结果都没有,就让回去……
这可把他气惨了。
后来去了一个门诊,就是既看病也买药的那种门诊。
医生那听诊器听了听,判断是支气管炎,开了些药一个疗程就好了。
这让那个人心里充满了对那个医院那个大夫的失望。
花了五六百,跑了一天,什么都没做就打发回去了。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我和五更綾瀨的日常》-1055 臉盲推薦
可这里走路五分钟,花了五十块就好了,这让人情何以堪?
啧,还不完美呀,得与时俱进,不断自我革新才行。”
雪之下抱着猫,一直盯着等他说完。
之后她才缓缓开口道:“唔,虽然我要对社会民生,国际大事有所关注,
但我一般不生病,各种疫苗也接种完备,
所以几乎没去过医院呢,
就算生病也是叫家庭医生来看的,我不了这方面呢。”
龙之介不以为意,反倒是笑了起来。
以雪乃的智商,当然知道这时附和引起共鸣最好,但还是实事求是。
很棒呢,不愧是他的女人。
“没事啦,我也是一时吐槽,你能听完就很好了。”
雪之下轻点了一下头,随后往后看了一眼他:
“光说话了,你还是躺在榻榻米上呀。”
“(⊙o⊙)……是哦,”龙之介略自嘲一笑,“唔,按你说的,其实枕一个枕头就行了吧?”
“嗯,枕好,而且最好上身微微上倾斜,就是腰背下面垫些东西。”
龙之介点点头:“我明白,这就像病号床一样,前半部分可以通过摇杆摇上来哦。”
“……大概。”雪之下此刻有些感觉自己某些方面还是有欠缺呢。
她心里想着的时候,忽略掉了龙之介的“诡异”一笑。
“你是这个意思吧?”他在地上如龙蛇般迅速挪动了几下。
一把推开雪之下怀里的猫,然后枕在了雪之下腿上:
“嘿嘿,这样就没问题了吧?”
反应过来的雪之下嘴角不由抽了一下,龙之介动作还真快呀。
她一手按住有些不开心的小猫咪,一边叹了口气。
唉~龙之介他就不怕猫咪生气抓花他的脸吗?
感受到腿上的重量,雪之下倒能接受。
至于龙之介这样,那也可以。
她随后把龙之介的坐垫往上挪一挪,塞到他背部:“这样就完美了。”
龙之介笑眼里带着幸福之色。
呵呵一笑,他闭上了眼睛,舒服地享受了起来。
同时也不忘说道:“你撸猫吧,反正吃过饭了,明天又是双休。
你想玩多长时间都行,猫咖关门时再走也行,晚上我送你回去。”
“也不用这样的,我也不是好久没见过猫一样。
每周的话,我也会去公园喂喂雨乃的。”
闭着眼睛的龙之介耳朵一动,也马上想起了公园的那只猫,那只狸花猫。
嗯,你见过猫,但之前说要离开吃晚饭时还不是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当然龙之介只是心里吐槽。
要是让雪乃不开森了,就不能享受膝枕了,唔,是膝枕吧?
“对了,说起猫来,学校那对奇怪的猫狗组合,你最后见到了没有?”
呵呵,我还以为你早就忘了呢。”雪之下低头和龙之介对了一眼…和眼皮对视一眼。
“嘛,确实忘了,刚刚才想起来。”
龙之介说完牛扭头朝向矮桌,虽然闭上了眼睛,但是因为头顶是灯光,没错,天已经黑了。
闭着眼睛灯光还是让人不适,所以他稍稍偏过头去,脸挨着雪之下的大腿面,隔着裙子。
他抑制住想要蹭一蹭的冲动。
不能那么做,会打乱他的美梦的。
他才不会让雪之下察觉到他是想压麻她的腿,再次给她按摩呢。
雪之下不知道龙之介的胡思乱想,不然早就把龙之介脑袋扔到一旁了。
“那只猫我最后也见到了,不过因为有狗在,我也没敢多近看。
只是看了看,拿手机拍了张照片。”
“嗯,那就好,我记得是我还帮你在校园论坛发过悬赏贴呢。”
“哈哈,所以说你忘了呀,不然也不会问我见到那只猫了没有。”
“……好吧,猫狗组合,”龙之介忽的一笑,“不知道阳乃知道了这种组合会说什么呢?
她可是很讨厌野猫的,但她又很喜欢狗,嘿嘿。”
“不好说呢。”
“你让我看看你拍下的照片吧?让我仔细瞅瞅。”
“可以呀。”雪之下从裙子底下掏出手机……裙子也有口袋的。
她拿出手机翻看起相册了。
她的手机是内存最大的256G那种,所以照片什么的并没有删除,只需要多往前翻一翻就行了。
翻了几下子雪之下就找到了,然后放到龙之介眼前不远处说道:“看吧。”
“嗯,”龙之介睁开眼睛瞅了一下,可随即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这和我想的还真不一样呢。”
“哦,你不是见过了吗?”雪之下疑惑道,但旋即又了然了,“对,你忘了。”
龙之介略一笑,那只存在于校园传说中的猫狗组合,起先是被人当成怪物的。
毕竟两个头四个眼睛四个腿,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地狱双头犬呢。
就算龙之介知道那是一猫一狗,猫趴在狗的背上活动,而且猫还穿着一件带翅膀的衣服。
但也没想到这只猫和这只狗体型差不多呀。
这是怎么爬上面的?
狗能撑的住?
狗和狼一样腰部可并不强呢。
而且看样子蛮像吾皇和巴扎黑的。
难道是被绳子绑起来了?
龙之介眼里思虑之光闪烁,随后道:“要不有时间我们去看看?”
“这,也不用特地了,碰见的话就看看吧呀。”
龙之介转头并蹭了一下,仰面看着雪之下:
“我是说觉得这样不太好吧,这只猫是不能走路了吗?
是不是因为这件带翅膀的衣服穿的,因为长时间穿着没法舔毛,抑制细菌增长什么的。
或许衣服里头已经皮肤腐烂了,导致腿也不能走了什么的。”
雪之下闻眉头不由皱了起来。
她随后拿过来手机仔细瞅了一下,照片什么的,拍下后当然也是仔细看过的。
没发现什么问题。
而且在学校论坛上,她也见别人说喂过的,应该没什么吧,但从外观而言。
并没有什么伤口,毛发也挺整齐,看起来平常也都在舔毛呀。
她把她的想法说了一遍,龙之介不置可否。
可是雪之下倒是自我怀疑起来了,因为说对了没什么,说错了的话。
嗯,那可就是一条性命呢。
对于她这样的喜欢猫的人而言,自然不是那么轻松就可以结果的事情。
她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在问龙之介:
“在自然界中共生的情况其实并不少见。
比如啄木鸟和树一样,会签出树里的虫子吃。
它们应该过得挺好吧?”
龙之介一眨眼说道:“我还知道还有牙签鸟和鳄鱼。
鳄鱼会张开大嘴巴,等着牙签鸟过来给剔牙,也就是吃残渣。
不过这也并不全是和谐。
啄木鸟好像也会吃虫子的时候故意留上几个,然后定期来吃。”
雪之下轻叹一声,她不是想说这个啊~
“确实有吧,那就像人类一样,也有好医生和坏医生,不是所有鸟都是这样。”
“嗯嗯。”龙之介点了点头,趁机蹭了蹭雪之下,不对,是无意间。
“那你是说意思是,这只狗和这只猫建立了跨越物种的友谊吗?”
“如果说和猫和狗的话,其实并不少见。
但一般都是在有人的一起饲养中才会产生这种情况。
它们应该也是,毕竟穿着人类制作的带翅膀衣服。
所以应该没事吧?”
“多猜无益,给猫身上一直穿着那件带翅膀的衣服不好吧。
肯定会滋生细菌跳蚤什么的,对吧?”
“这倒也是……可是我查校园论坛里的消息,这只猫出现时间很久了。
但到现在看来也没出什么问题呀,或许野生动物有它独特的清理方法?”
“去看看吧?”龙之介再次说道。
除去看一眼安心之外,也是想看着这只黑猫。
唔,和黑猫的黑猫其实有点像,都是黑色,只是一只胖一只瘦而已。
那个,不会那个才是黑猫的黑猫吧?
……虽说黑猫通过手机叫了“黑夜”这个名字,它也有反应。
但或许是因为突然出现第三个人的声音有些奇怪呢?
黑猫也和黑猫分开有时间了,或许只看照片没认出来呢?
不奇怪的,人都有不是亲兄弟,但是长得极为相似的现象。
猫就更不用说了。
对于跨物种的生物,人都是脸盲的,看不出一只黑猫和一直黑猫有什么区别。
龙之介忽然“呵”的一笑,那可就有意思了。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