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謙書屋

都市言情 我有百億屬性點-第736章鑒賞

Lancelot Nessa

我有百億屬性點
小說推薦我有百億屬性點我有百亿属性点
王大见伍士杀意已决,充满怒气的问道。
“你当真要杀我家世子?就为了你一个江湖朋友?”
伍士面不改色道。
“这与是谁不同,即便,今天被调戏的是一个丫头,是一个下人,司马朗也该杀!凡事想要践踏城主府,不规规矩矩的,都该杀!”
王大见伍士已经心意已决,虽然愤怒,却也无可奈何,这里毕竟是城主府,没看到伍士铁面无私的模样吗?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我有百億屬性點 起點-第736章
如果王大和王二敢强行动手,指不定,伍士连同他们一同扑杀……
外界认为城主府衰败,确实也是这样,但是,城主府的尊严,还不容他们两个侍卫去玷污,要是敢在城主府闹腾一下,他们将面临城主府的无数高手猛烈的进攻……
“那城主府就做好和司马府撕毁契约的准备!到时候,你们城主府就真的成了孤家寡人了!”
伍士闻言冷冷一哼道。
“当年,先祖创立天离城,同样是孤立无援,也同样是充满了仇敌。那个时候,先祖尚且能够拼搏奋进,搞出偌大的天离城,千百年来,屹立不倒,更有仙人被先祖诚心感动,于瑶池仙山降临,帮助先祖。今时今日,我等后辈子孙,又何惧什么孤家寡人!我伍士,一定要重塑先祖的荣耀!”
伍战在一旁连声叫好道。
“不错!这才是我伍家男儿,三弟,好样的!”
有伍战和伍士两人统一战线,王大和王二知道,多说无益了,司马朗今日看来是必死了,只好咬着牙,继续忍耐着……
伍士这个时候走上前,拱手道。
“大哥,请让我行刑!”
所有人都看着罗天,只要罗天同意把人交出来,那司马朗就是必死……
王大和王二充满威胁的看着罗天,虽然,罗天根本没放在眼里。
谁知,罗天却忽然一抬手道。
“不必了。”
伍士面上一惊,在他看来,罗天并不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人……
王大和王二不由松了一口气,轻声道。
“看来倪公子还是识大体的嘛!”
伍旭也惊异的看了罗天一眼,与王大和王二,包括云夫人不同的是,他却面带复杂,伍旭当然想看到伍士主持把司马朗的人头砍下来,这样的话,天离城的世家将无人支持伍士,自己成为世子继承人的可能性将大大提升。
至于伍战,伍旭从来不曾放在眼里过,只觉得他是一介武夫……
罗天缓缓站起身来,将司马朗从地上提了起来,他知道,伍士亲手行刑,并不是伍士有多么嗜杀,伍士是故意想要为罗天挡住司马家之后的怒火。
越是这样,罗天更不可能把这个坑,让伍士来踩。
司马朗听到罗天这话,已经笑开了花,一双眼睛,又开始不老实的往白凝那边撇,阴毒的目光里,满含仇恨,说明他贼心不死,分明是想日后报仇!
罗天如何不知道,看着司马朗的双眼,笑了。
“死吗公子还真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都这样了,还有心思看我媳妇?不过,很遗憾,这可能是你最后一眼了!”
司马朗忽然觉得心头一寒,惊呼道。
“你……你……你想干吗?”
罗天摇头道。
“杀你,必须我来动手,不用我小弟,明白吗?”
此言一出,司马朗面色巨变,不由大呼道。
“王大!王二!快救我!”
凄厉的惨叫声还没叫完,罗天一手捏住司马朗的头发,一手捏住脖子,大吼道。
“杂碎!你也配觊觎我的女人!给我死!”
一声怒吼,血,如同下了一场血雨!
哗啦一声,滴滴答答的从天上扑闪落地,落在每个人的脸上,每个人的身上,所有人都惊呆了,只有白凝面不改色……
谁都没想到,罗天会用最极端,最恐怕的方法,将一个人的人头,活生生从脖子上折断,然后拔下来!
这一血腥到极点的一幕,配上罗天邪魅的笑容,让所有人都心底发寒……
直到云夫人看到罗天手上提着的,还流淌着鲜血,已经不知是什么东西红黄之物时,尖叫起来。
“啊!!!鬼……啊!!!!”
尖锐的叫声,如同一颗炸弹,在平静的池塘之中爆发,栖息在庭院树上的鸟群,纷纷展翅高飞……
随着尖锐的声音减弱,云夫人无法接受这一幕,眼睛泛白,仰头吓晕过去了。
一个女人,哪里见过这么血腥的一幕?
别说云夫人,就连伍旭也都是五脏六腑翻涌不绝,几欲想吐,面色惨白,如同被霜打了一般,这空气之中弥漫的血腥味,又是那么的真实……
小翠直接背过身,独自呕吐起来,小曦面色苍白,看着罗天的模样,忍不住瑟瑟发抖……
白凝面无表情,谁也没注意到,当那些血滴快要落在白凝身上的时话,总会在一瞬间消失……
所以,在场只有白凝依然是干干净净的模样。
当然,现在也没人去注意这个细节……
所有人对罗天的感觉都是害怕,伍士见惯了血雨腥风,却也做不到罗天这么杀伐果断,杀人就像杀只鸡一样,更何况,罗天手里的人,明显是有分量的。
伍战是从军之人,打过仗,有见识,也好得多。
王大和王二呆呆的看着罗天手里的人头,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结果……
伍士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苦笑道。
“倪大哥,你这是何必呢,我来动手,总好过你……”
罗天抬起手道。
“这件事与你本来就没有关系,你能做到这么公平,已经是非常不容易了,如果让你来动手,岂不是占你便宜?一个小小的司马府,说句实话,我还不曾放在眼里!”
狂傲的罗天,就算是伍士也唯有苦笑一声。
不过,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来纠结其他的,显然已经没有意义。
伍士叹了一口气道。
“这种人,该杀!”
罗天挑了挑眉头,将手里的人头向王大扔过去,冷笑道。
“告诉你们家那什么死吗的老儿,有事找我罗天说话,我不惧他!”
王大下意识的接过司马朗的头颅,低头一看,心底一阵寒冷,这司马朗绝望惊恐的表情,是那么的生动,谁能想象,刚才还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王大捧住司马朗的人头,眼里也充满了绝望,出门时,司马朗还是活得,回去,司马朗只剩下一颗头颅了……
凭借对司马信的了解,王大明白,自己也难逃一死,这毕竟是司马信最喜爱的儿子,否则,那么多优秀的公子不选,非要把司马府传给司马朗?
王大脸上一阵白,一阵紫,忽然,他想到了一个方法,或许能让自己活命的方法,眼神一狠,瞪向白凝,正好,小曦和小翠都受不了这血腥的场面,躲到后面吐去了,白凝前面没有一个人。
王大没有信心能将罗天一击击杀,就凭罗天之前的动作,还有这杀气凌然的眼神,王大没有信心能够对付罗天……
不过,如果将白凝的头颅也砍下来,带回去,兴许司马信能够饶自己一命!
一想到这里,王大不再迟疑,将手里的人头放下的同时,大吼一声,抽出手中的匕首,对准白凝,飞快的冲了过去。
“你们也要死!”
罗天是万万没想到,这个王大谁不选,偏偏选了一条最没生机的死路,哪怕是和自己拼命呢,起码还有一点点的希望,偏偏就选到了白凝……
不过,罗天依然紧张起来,万一,白凝用出了法术,这还不是白搭了?
回防肯定是来不及了,罗天也不是神仙,能够预知王大的动作,况且,这一切在王大的脑海里,闪电般的飞过,确实提起没有任何征兆……
罗天只能对着白凝大吼道。
“不要!”
旁人听到的,都以为罗天是不要王大杀了白凝,只有白凝知道,罗天是让她不要表露出自己的身份……
然而,仙人的威严是不允许一个凡人践踏的,就算是此时此刻,白凝也不允许一个凡人拿着匕首要杀自己,而自己,反而让他故意刺中!
也正因为罗天的大叫声,白凝决定改变招数。
本来,王大在有这个动作的一瞬间,白凝就能够让他趴下,但罗天既然这么说了,白凝允许王大带着狞笑,抬起匕首靠近了自己,本来抬起的掌心,在下一秒反手化为拳头,砰然一声……
这时,伍旭还有伍战面色一变,伍旭更是气的跳脚,朝白凝飞奔而去,恨不能自己替白凝挡住这一刀!
如果白凝死在城主府,伍士就真的无颜面对罗天了!
“宵小之辈,尔敢如此!!!”
伍战惊的从腰间抽出长剑,一招将王二踢翻在地上,长剑架在王二的脖子上……
王二也没想到,王大居然这么冲动……
下一秒,无论是飞奔而去的伍士,还是暗恨的伍战,亦或是满脸期待,一副看戏的伍旭,包括倒在地上,束手就擒的王二,全部都傻眼了……
白凝一掌,轻轻抬起的一掌,将气势汹汹冲过来,做好一切准备来个辣手摧花的王大,一掌拍飞了出去,气浪啵的一声,在空气之中绽开,都以为,这是白凝拍到了王大的身上,只有白凝自己知道,这是一种伪装,而她根本就没有碰到王大……
王大在倒飞出去的时候,吐了好几口血,趴在地上,一脸的死灰,眼见着出气多,进气少了,眼睛死死的瞪着白凝,说出了那个令人惊骇无比的词语。
“你……你竟然是……大……大宗师!!!”
说完之后,王大扑通一声,脸埋在地上,气绝身亡。
所有人都傻眼了,至于白凝,出手后,又立刻抽回手,淡淡的看了一眼王大,就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平静的像一汪静泉。
场面一度陷入了绝对的安静,甚至听不到呼吸声,大宗师以为着什么,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
别看天离城这么大,也难说有一名大宗师的存在。
而且,大宗师历来都是武学大家,起码,在所有人的印象里,大宗师都没有这么年轻的,可是白凝,这么年轻,还这么漂亮!
这意味着什么,谁都清楚……
本来,罗天的武学,已经让众人很震惊了,这个看上去不着调的人,居然如此心狠手辣,结果,他老婆更狠!
“大宗师……当真是大宗师吗……”
伍战喃喃自语的说道。
就算伍道煖在世,邀请一名大宗师做客城主府,那都是极难的事情,而眼下,一名活生生的大宗师就在眼前……
伍士的目光瞬间火热起来,望向白凝,充满了期待,又扭头看向罗天。
罗天见此,不由干咳了一声,用手捂住嘴,来到白凝的身边,一把抓起白凝的手道。
“媳妇,你手疼吗?”
白凝呆呆的看了罗天一眼,然后,轻飘飘的抽回手,脸上还浮现了一抹动人的红晕,像一个害羞的少女那般……
这前后的差距,让人看的直瞪眼。
伍士忍不住上前一步,惊声问道。
“倪大哥!大嫂是大宗师,那您……”
罗天连连摆手道。
“不不不……我可比不了你嫂子,我惧内,嘿嘿……你现在知道为啥了吧,我打不过她啊……”
众人看着罗天一副死脸赖皮的模样,几乎要绝倒,这样的男人,居然能娶到一名大宗师,一时间,好像这个世界都变了……
“倪大哥……你……你怎么不早说……这……”
伍士脸上红扑扑的,非常兴奋,他行走江湖多少年了,最近一次接触一名大宗师,也没能被收为徒弟,只因那名大宗师练的是气功,与伍士学剑完全不相符,不过,也算是忘年之交,对于大宗师的实力,伍士比谁都清楚。
“我死定了……死定了……”
王二望着已经惊呆的伍战,心里碎碎念道。
不知为何,王二忽然有些仇恨身边这个头颅,还有死在不远处的王大……
“都是你们!我死定了!”
王二绝望的一脚把司马朗的头颅,踹飞出去好几米。
罗天见状眉头一挑道。
“你们胆子还真不小嘛!”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