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謙書屋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三百四十

Lancelot Nessa

我想留下來
小說推薦我想留下來我想留下来
欧阳将自己的妈妈和俩儿子接回苏市的第二天,他一个人怀揣着复杂的心情去了医院。是的,他是去看赵颖。她至今还处在昏迷状态。
欧阳隔着门窗,只深情的望着,他并未走进病房。“怎么瘦成这个样子?怎么瘦成这个样子?他呢?他应该早就出狱了,他为何没有守在你身边?”
牢狱之灾过后,欧阳看淡了许多事,也选择原谅许多人。只是,他至今不明白赵颖为何要如此欺骗他。
这还不简单吗?他有钱啊,她只是看上了他的钱而已,仅此而已。
从医院出来,欧阳沿着路,一个人走啊走,他朝湖边走去。那儿,是苟艺慧最后停留的地方。人死一把灰,她早就不在那儿了。欧阳此时,心里万分忏悔,对苟艺慧,他心里有说不完的愧疚。他一路走,一路回忆与苟艺慧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他们,曾也是被人艳羡的恩爱情侣、模范夫妻,缘何就走到了最不该有的那一步?
“我真是该死!我就是和混蛋!”他在心里骂自己。他终于觉得自己曾经对苟艺慧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过分至极!
诺大的湖,湖中央的栈桥上,风呼哧呼哧的吹。欧阳的穿着,略显单薄。“冻一冻,也好,让自己头脑清醒些,免得日后再昏花了双眼。”
“嘿,欧阳?”身后突然传来一位女人的声音。欧阳对这声音,很熟,他不敢回头,他怕,怕极了。他加快脚步,急忙往前走。
“欧阳暮春!有种的你就给我站住!你别跑!”她跑着追上来,停在欧阳面前。“还真是你啊!世界真小啊,大晚上跑个步,都能遇见你!”
她,薛瑜,欧阳大学时期的初恋女友。情窦初开的年纪,偷食了禁果,她被父母当着全班痛学的面儿痛骂一顿后的第二天,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悄无踪迹。那时候的欧阳,因为自责和愧疚,几乎荒废了学业。好在时间是个好东西,时间久了,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
“怎么?看见老情人,不敢面对啊?”薛瑜挑逗着刚出狱没几天的欧阳。他一步步后退,他不敢再似从前般滥情。“一个大男人,还戴帽子?”说着,薛瑜一把摘下来。
“给我!”欧阳大声喊。
“哈哈!我说,你的品味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我记得当时你可是最讨厌头上没毛的!”
“把帽子给我!”欧阳继续大喊,他脸上露出生气的神情。
“切!不就是一顶帽子吗?至于发火吗?给你!”薛瑜将欧阳的帽子往欧阳身上一甩。“快二十年了,还是那个样子,一遇到事就控制不住的发火,真是小孩子模样!”
欧阳戴好帽子,整理了下。并不理会薛瑜,他径自往前走。
“喂!等一下啊!欧阳暮春!”薛瑜大喊。“你干嘛总是阴沉个脸啊?十几年不见,也不至于像陌生人吧?”
“我,我有事,得先走。”欧阳实在是找不到什么理由。
“呵呵!”薛瑜冷笑,“我说,老情人,你是不会撒谎的。告诉我,这些年,你还好吗?”
“挺好的,”欧阳这次,总算是仔细地看了一眼薛瑜。她没变,一点没变。岁月没有在她身上和脸上留下任何痕迹。还是那张俏皮的脸,还是那个纤细的腰,她的手还是那样白,她的唇还是那样红。大概是跑步的原因,她的脸透着红,冒着微汗。
“可是我看你状态,很不好。我要听实话!”薛瑜撒娇,口气略带严肃。
“我是监狱里刚放出来的劳改犯,你最好不要跟我走的太近,省的再给你惹麻烦。”
薛瑜听到,懵了。“你不是,你不是毕业就来苏市,然后有自己的画室经营吗?你?你?”
“三年前,因为过失致人伤残。”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打探你隐私的,我,”薛瑜急忙解释。
“没关系,反正以后大家慢慢都会知道,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不过也没必要可以隐瞒。”欧阳和薛瑜肩并肩走着,“你,这些年还好?”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我想留下來笔趣-三百四十熱推
“挺好的!”薛瑜开心的说。“那次事情之后,我去广东打工了,在那边赚了些小钱。后来再次回到那,你们都毕业走了,听说你去了苏市。第二年我也来苏市发展了。你知道的,没有文凭,很难混。好在来苏市的一年后,遇到了现在的老板,工作事一直都还不错。只是个人感情,不是很顺。”
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想留下來-三百四十閲讀
“怎么?”
“你看我现在与从前有什么区别?”薛瑜突然站到欧阳面前,笑着问。
“没区别,和从前一样美。”这话,应该是欧阳的真心话。任何一个人的心里,初恋都是白月光般永远存在的。
“哈哈!是吗?我可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了!”
“三个?”
“别误会,两个自己的,一个是收养的。”
“收养?”
“嗯。”薛瑜看了一眼欧阳,“我觉得上辈子的孽太重了,所以我想多做些善事。比如收养弃婴,比如定期买些鱼啊去湖边放生。”
“求个心理上的安慰?”
“算是吧,求个心安。”薛瑜说着,看了一眼欧阳,“你,和你老婆应该很幸福吧?听说这些年你可是赚了不少钱。”
“除了老娘和俩儿子外,一无所有。”
“乱讲,呵呵!”
“真的。”欧阳有偷瞄了一眼薛瑜,“你们呢?”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我想留下來 愛下-三百四十分享
“我们?我和谁?”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我想留下來笔趣-三百四十熱推
“你家那位啊!”
“我一个人,单亲妈妈,五年前就开始做单亲妈妈了。”薛瑜笑着说,她看着欧阳。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一切都是天意。
欧阳驻足,笑了笑,眼睛看向前方。
“这么晚回来啊?去哪了?”欧阳送薛瑜到家,自己才返回暂时租住的地方。欧阳的妈妈还一直给他留着晚饭。“我再去给你热一热。”她端着盘子,朝厨房去。
“不用了妈妈,我不饿,孩子呢?”
“都睡了,明天你去找找人,想办法给孩子们把上学的问题解决了。”
“好,你快去睡吧,”欧阳笑着对他的妈妈说。我见过的最好的妈妈、最无私奉献的妈妈,也就是欧阳的妈妈了。
“今天很开心啊儿子,遇到什么好事情了?”
“没事妈,就遇到一位老同学。”
“哈哈!是吗?一位老同学?是谁啊?你同学我基本都是认识的,说来听听。”
“我先睡觉了,妈,你也早点睡。”欧阳笑着往卧室去。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