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謙書屋

92jf2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馬林之詩 線上看-第六百十九節:傳遞推薦-z2v99

Lancelot Nessa

馬林之詩
小說推薦馬林之詩
在就餐完毕之后,马林是想带着康斯坦丁元帅去见见他的卡特堡方面军的训练进度——今天半天的时间,教官们那边已经有了第一手的情报,他们认为这些士兵对于保卫自己的国家有足够的信念,这是好事。
而坏事是除了信念之外他们身无一物,在教官们的眼中,这些士兵需要全方位的改造。
这是坏消息,但马林觉得也是好事——这些不足早一天暴露出来,经过他的教官们的训练之后,这些流过汗的士兵就能少流一些血。
只不过来自杰森的消息让马林放弃了下午的行程——奥斯陆地区出现了一个差不多六个小时的窗口期,终年的降雪终于有了一个短暂的停止,马林与元帅阁下告罪,然后他让托金·斯宾塞接过他的任务——这个政委目前已经是首席政策最热门的人选,老兵目前已经不管事了,托金在政委之中是令众人最为信服的存在。
他的勇敢,他的无畏,还有他的忠诚都无可指摘。
对于马林让他的政委托金·斯宾塞接下下午的实战训练的主持任务,康斯坦丁元帅表示了谨慎的乐观。
马林不得不向元帅阁下表示托金绝对是除开他之外最好的人选,然后就离开了指挥所。
通过传送通道来到北方基地,艾普斯如今已经将这里改造成了一个全新的工厂,每天都有机械义体被制造出来,对于马林来的到来,艾普斯做出了欢迎,在知道马林要前往北方的奥斯陆,他表示了一定的不安:“那里非常危险,我的一支机械侦搜小队往那边搜索的时候失踪了,后续的搜索兵蜂也失去了信号,非常危险,马林先生。”
“没什么,我要过去,因为在很久以后,我的女儿会去那里,找一件东西,我必须帮助她清扫掉一些怪物。”马林一边说,一边打开了之前送过来的武装箱。
“那您一定需要帮手吧,我来吧。”艾普斯这么说道。
“但是你的身体是生体啊,艾普斯。”马林看着这个孩子:“没事的,我有杰森。”
“是的,交给我来吧。”杰森为了这次的活动特意为他自己制造了一套机械战甲,和马林一样,使用小型化的机械体,但是有着足够的武装,比如说他的双臂上可以弹出热能刃,有两具40毫米榴弹双联装的发射器(备弹六发),能够手持两具轻型激光发射器,而它的双腿能够变形成刀刃,腰间的八个备用模块能够被当成战锤,也可以被激发当成手雷,最致命的这具战甲的胯下,杰森丧心病狂的装上了一门重装连射激光发射器,六根冷却枪管,那八个备用模块连同装上后方的两个模块,再加上奥斯陆的天然冷却环境,足够让这东西一刻不停的打上半个小时。
马林对杰森的这个大家伙表示出了一定的担忧,因为它从各个意义上来说都太过暴力了。
杰森对此不以为然:“这东西可是我用我的搜索部队从废墟里掏到的材料们制作的,你知道它有多么强悍吗?”说完,这个机械体还用力拍了拍这个激光发射器。
然后在马林的注视下,这东西啪的一声断了。
“不!我的大枪!”杰森尖叫着抱着脑袋。
“还是拆了吧,说实话,家伙太长,在室内作战只能是一个累赘。”马林叹了一声,从根本上将杰森的这把大枪做了一次盖棺定论式的评价,然后他开始着装属于他自己的动力甲——因为材料不够,为了给予足够的防护,这具动力甲只能适合马林的父系血脉,换而言之,这东西只有一米三左右的高度,要不然就要以减少装甲厚度与出力为代价。
穿好动力甲,马林拿起武装箱里的重型激光步枪——这东西使用重型枪管,大功率的激光聚集器带来更大的出力与杀伤,在那个充满了妖魔鬼怪的世界里,一把安静的家伙能够给所有人带来更为安全平和的体验。
“那么,你们准备怎么过去呢。”艾普斯看着马林与杰森武装好,带着他的疑惑问道。
“我们从法罗尔那边的机场里拼凑了一架运输机,它应该马上就到这儿的上空。”
马林说完,走到艾普斯面前拥抱了他一下:“好好照顾这里,艾普斯,相信我,人类终有一天会用到你努力制造的东西。”
“我会的,马林先生。”这个小家伙用力点了点头。
马林和因为拆掉了那门发射器而显得有些闷闷不乐的杰森上了升降平台。
“侦测到了空中单位,确认为鹞式运输艇,这东西竟然还能飞吗。”
“当然可以,毕竟是从六百架鹞式里东拼西凑出来的,要是这也不能飞,那也太看不起这东西的质量与我的手艺了吧。”说到这里,杰森看起来又开心了一些——毕竟这东西是他做的。
上到了地面,马林拉起了动力甲后方的软式兜帽,这种覆面式防具有着足够的视界,同时带上面罩就能够在红外视觉中做到没有温度色差。
邪霸都市
“奥斯陆,那位先生最为美好的回忆,只可惜,和人类们的回忆一样,毁灭了。”杰森跟着马林走上运输机的时候,在马林身后感叹道。
“他很喜欢奥斯陆吗。”马林坐到了位置上,他看向杰森。
“是的,听说他在那儿见到过一个小美人,金色的波浪发,白得像瓷器的皮肤,微笑起来像一个迷人的天使。”杰森说到这里,电子眼的红光变成了粉色:“虽然我只是听他说过,但是我见过他的模样,感觉那一定是一位最为迷人的女性吧,要不然先生也不可能对他念念不忘。”
“只可惜这一切都毁了。”马林感叹着。
随着运输机的关闭舱门,杰森坐到了马林身边,他沉默了一下:“您没有说错,刚刚那东西要是还在我胯下的武器架上,我现在是坐不下来的。”
马林摇了摇头:“我跟你说过,要是运气不在你这边的时候,家伙再大也没有用。”
“这句话你没有跟我说过,我以我的记忆库发誓。”杰森这么反驳道。
马林巧妙地选择了转移话题:“说起来,你真的确认了那个位置吗。”
“这个你放心,我根据您与克洛丝夫人的讲述与回忆,已经确认了那个孩子所住过的房间了,那个死在房间里的家伙我都找到了,还新鲜着呢,倒霉的家伙以为自己会收获什么好东西,结果在那儿把他自己的命都搭了进去。”杰森顺势说出了他所调查到的一切。
“那太好了,就从那儿进去。”马林说道:“我记得克洛丝说过,那儿的墙上有一个洞。”
“呃,可是那儿没有洞啊。”杰森对此有不同的见解:“我觉得你最好是从天台那边过去。”
最强狙击兵王 野兵
“不用,那儿的洞我想过了,有可能就是我打出来的。”马林之前也看到那三处位置的照片,在他看来,那个大洞也许就是他来打破的。
“嗯……根据可能性判断,的确有这样的可能,但是马林先生,万一不是呢?”
“那我们再去砸第二扇窗户。”马林这么说道:“我只要进入走廊,确认一下是不是克洛丝记忆里的走廊就可以判断是不是我要找的目标。”
运输机很快到达了奥斯陆上空,开启了潜航模式之后,马林站在打开的舱门前使用望远器确认了目标窗口。
“就是我们那个目标。”说完,马林后退了几步,然后开始加速,接着他跳出舱门,然后一头跳进了房间。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投资好文】,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落地之后,马林扭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入口,对比了一下自己记忆里的那个缺口,然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看,杰森,这个缺口之和我之前所了解的记忆里的一切记忆有着高度的吻合。”
杰森从这个缺口里跳了过来,他看了一眼这个缺口:“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吗。”
“我想应该如此。”马林笑着点了点头,他扭头看了一眼那个已经死去的探险家:“这家伙运气不错,能够深入到这种地方,但是也只是到此为此了,命运不可能一直向一个赌徒微笑,终有一天,赌徒会失去一切。”
说完,马林来到尸体面前,从他的脖子上扯下了代表他身份的铭牌,然后走向房门口:“杰森,我们走。”
“好的,我来处理门后左侧的那个鬼东西?”
命運迷局 老十
“没问题,交给你了。”马林推开了门,看着漆黑的走廊,他拉下了额头的夜光护目镜:“右边的交给我。”
“好,走。”杰森在马林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
马林举起了手里的发射器,走出房门的时候对着走廊的深处开火,下一秒,有火焰与火花在走廊的深处闪现,被高能激光束穿透的混沌倒在了地上。
而在马林身后,也传来了若无若有的尖啸声。
“就是这条走廊,我们走,杰森,是时候为那些混沌带去属于一个父亲的问候了。”马林咧开了嘴笑道。
………………
命运指引着科技猎人,一如指北的极星。
魔族王子的甜蜜恋人 心恋
在点有小小篝火的破败房间里醒来,有着完全畸变模样的兔族兽人的左眼随着篝火的火光而收放着,机械的义眼里闪动着冰冷。
而她的右眼,有着最为赤红的颜色。
她从口袋里掏出了家传的怀表,对了一下时间,确认刚刚的深潜只花费了她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房间里的结界还在工作,谁都不知道刚刚这十分钟里有人改变了她自己的命运。
站起身,拉起合身的战斗服的兜帽,将多光谱护目镜套到了脸上,红色的独眼式镜头在缩放了数次之后开始正常工作。
她来到了房门前,最后看了一眼墙边倒毙的枯瘦尸骸,那是旧时代的科技猎人,拿着剑与转轮枪的旧时代先行者在这个房间里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在不知道过了多少年之后,与他有着同样理想与信念的人,再一次出现在这里。
他脖子上的身份铭牌早就已经被取走,也不知道是他的后来者,还是他的同伴。
但无论如何,愿你们的主垂怜于你们,愿后者能够离开这一混沌死地。
诉说着早就已经没有回应的箴言,她推开了房门,枪口指向前方,同时看了一眼身后,像是被什么感染了一般,她笑了笑,然后从脖颈处拉高了保温颈环。
这里是奥斯陆,大毁灭时代以前,这里是欧洲地区最好的工业基地,大量的人口,大量的工厂,大量的无人机与大气圈内空飞舰是这座城市永远不会缺少的明信片参照物。
但是从大毁灭时代开始之后,这里就再也不适合人来了,精怪,亡魂,异种,还有混沌统治了这里。
而差不多在一千八百年前,在最后的亡潮中,异种与混沌被放逐回了它们的世界,这座冰冷的城市只留下了精怪与亡魂,尤其是亡魂,这些旧时代,甚至是大毁灭时代的遗留物依然在这座城市里哭号着。
紫光灯在枪口下方并没有工作,科技猎人小心地走在走廊里,到处都是亡魂——这些被束缚在原地的可怜人完全没有了旧日的意识,只留下最后记忆的它们在祈祷,在哭泣,在抱着自己的孩子等待着死亡来临。
它们不会明白,死亡早已经到来,一如它们无法看清彼此脚下已经腐朽的尸骸。
·求求你,救救我。
亡魂的低语在她的耳边回响,她的意志完成了这次低语的对抗,转动的枪口指向了那个亡魂,枪口底下的紫光灯刹那的爆闪将它直接净化,而它身边的亡魂刚刚变得狰狞,就因为紫光灯的关闭而渐渐平复。
这里是死者的世界,任何生命来到这里,都只会迎来彼此最终的结局。
生命无法永恒,而死亡却可以。
我在异界是个神 上江君
命运还真是不公啊。
带着这样的想法,带着消音器的枪口指向了右侧,在那里,一只刚刚从墙壁裂隙里钻出来的撕裂兽还没来得及张开它的嘴,大口径的子弹就已经从枪口钻出,在最为高效的消音器里走完行程的它变得安静,但依然致命。
子弹从它的前额钻入,然后掀飞了它的整个后脑,组织,浆液,还有碎骨将它身后的墙壁点缀成一个抽象派大师的作画现场。
在后坐力的帮助下抬高枪口,她看向天花板上如有被剥了皮的人形——食尸鬼,这些旧时代的探索者有些死在了角落中,有些却变成了这般可怕的模样。
消音器上的法阵被激活,带着神圣气息的子弹走过整个行程,最终钻入了它的右眼,在钻过它的后脑的同时飞出来,在翻滚中打在了它的脊柱上。
在它摔在地面上之前,凶手用灵能接住了这具又死过一次的尸体。
低沉的枪声与弹壳的落地,还有各种事物落地的声音已经让附近的亡魂开始警惕,它们猩红的魂火扫视着走廊,却无法看到屏蔽了自己气息的科技猎人。
迈步走出走廊,从腰间拉出一枚信号弹,在拉开的瞬间,温暖的而柔和的光在它的前端亮起,它的主人将它丢向身后。
亡魂们在自燃,被神圣的能量所点燃的旧日死者们最终化作灰烬。
而净化了它们的引路人用之前获得的ID卡刷开了面前的机械门。
她举着枪,指向原本应该有怪物的角落,却发现那个怪物已经死在了那里……不,用怪物很难来形容这具枯骨。
拐個大神偷個娃 慕容婉婉
命运到底开了什么玩笑呢?
在不解中,她小心地前进着,直到在另一个位置,她拔出手枪,贴着墙指向了拐角的另一头天花板——上面并没有什么,她抬起的脑袋低下,看到了路中间的死骸。
似乎在她来到之前已经有人来过了,但是不可能,ID卡可以刷开身后的门,这代表着这里之前一直都是封闭的。
带着疑惑与不解,她继续前进,豪斯家的小女儿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紧张过,她走过一小段路,伸出手,拉开了一旁的房门,原本这里应该会有一个食尸鬼撞开门,给它与它的猎物一个双重的惊喜。
但是如今,打开的门里,只能看到被一根椅子腿钉在墙上早已死透的食尸鬼。
步步驚心 桐華
她来到它的面前,看了一眼那根金属棍——这根金属棍直接穿透了它的胸膛,然后将它钉在了墙上。
这……这可是旧时代的合金墙啊。
带着对于天生神力的敬畏,兔人继续前进,她又翻开了面前的地板,看到的是早已经被踩死在地下的剥皮者,这种怪物擅长从地下袭击,但是这一次它连攻击都没能做到就已经死在了地下。
最终,带着疑惑的她来到了大门前。
为自己施以祝福术式,喝下圣水,换上新的弹夹,给枪口下的手电筒重新充能,调整了护目镜的视角,万般整备的她在刷卡器上刷过ID卡,大门应声而开。
在这个房间的最远点的长椅上,坐着一具无首的尸骸,它的脑袋被它自己所拥抱着。
我家女神她很酷
大明:开局我就被围
一把长剑将这个尸骸钉在了椅子上,她到来到它们的面前,确认这应该是北方王国的旧式长剑,上面的祝福术式到现在还有存留……是非常强大效果的神圣武器!
离现在接近两个千年,这件武器上的附魔效果依然还在,难怪能够将这个巫妖一刀断首,难怪能够直接净化它的灵魂。
还有什么是这位办不到的。
哪怕只拿到这把长剑,自己这一次都不算是白跑一趟了,这可是极为珍贵的文物。
虽然没有白跑,但是觉得自己没能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兔子精少女还是有些气馁的转身,这时,护目镜扫描到了身后墙上以精怪血所写的文字。
娜娜奇,我可爱的后代啊,我从你的克洛丝先祖母那儿听到了你的故事,了解到你所要面对的一切,当我听说,你的祖母一直想要帮助有可能会在这次冒险中死去的你,所以我选择了帮你一把,这些怪物我全都杀了,还以神圣的仪式封闭了这里,想来在退潮之后,这里就不会再有什么混沌与异种能够进入这里了。
这里应该会非常安全才对,所以,这是一份来自一千八百年前的我送给你的生日礼物,孩子,生日快乐,爱你。
没有任何的落款,被称为娜娜奇的少女来到了墙下箭头所指着的盒子面前,她打开了它,看到了自己一直在寻找的电路主板。
直到这时,娜娜奇才想起,今天的确是她的生日。
在打开传送通道的等待时刻,她又看了一眼手里的电路主板。
有了它,联合就能够重新激活加里宁地区的巢都,人类的脚步再一次向着黑区迈进了一大步。
而从来没有想过深潜中竟然能够直接到达自己先祖所在的时代的娜娜奇又注意到了角落中似乎还有字。
它们已经完全看不清了,娜娜奇抚摸着这些文字,似乎是名字,又似乎是短句。
是她的顶点呢,娜娜奇开心地这么想到,她过去那个时代,而那个时代的顶点似乎是从他的妻子那儿知道了这一消息,他过来,为她解决了一切难题。
感谢你,我的顶点,虽然我与先辈们一样,无法知道你的身份,但我知道你爱我们每一个人。
带着满足的笑容,打开传送通道,回到坐标所在的哥本哈根大广场上的少女走出了传送中心,跳上了她的机车,她一路骑行来到了科技猎人公会。
“娜娜奇,东西找到了?”看着同伴走进来的人类少年开口问道。
她得到的回答是一块似乎有九成新的电路主板:“这是我的生日礼物。”
兔子精少女说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对话。
公会的科技鉴定者大呼小叫着拿起了那块板子。
娜娜奇努力地不想去注意这块板子能够为她带来多少收入,面对自己的友人,她笑得有些腼腆。
密婚1314:腹黑总裁求放过 月龄
少年看着她,最终微笑着伸出手:“生日快乐,娜娜奇。”
“谢谢,今天晚上帮我庆生吗。”兔子精少女发出了邀请。
她在等待,等待一个肯定的回应。
而他点了点头,给了她一个确定的答案:“好啊。”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