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謙書屋

4e45o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起點-第144章 敵人竟然親了我?熱推-0bkj8

Lancelot Nessa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冷千杨的话一出,现场就炸锅了,吵得人耳朵疼。
“仙君呐,你的清白竟然…竟然被他毁了…我咽不下这口气,我要杀了他!”
九泉派掌门双眼一翻就要晕倒,悲痛欲绝地说。
“千杨,你糊涂,你不是说那夜没有吗?那是你的童男之身啊!”
元庭也是大吃一惊,揪着冷千杨的肩膀,恨铁不成钢地说。
人群里忽然传来一声不合时宜的大笑声,引得众人怒目而视。
“好兄弟,干得好,既然他是你的人,改日我也给仙君送份礼。”
穆沉英拍着苏青之的肩膀,一脸的自豪和成就感。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才是那个毁了仙君清白的人。
一时间画风突变,好像跟仙君失去童男之身比起来,寻宝已经不算什么大事了。
火影之大紅蓮冰輪丸
众人嗡嗡狂叫,弄的冷千杨心烦意乱,喝道:“放肆!”
一时间所有的人都被他下了禁言术,眼看仙君脸沉如寒冰,眉心红痣里的幻水之眼蠢蠢欲动,众人惴惴不安地低下了头。
这个时候谁敢和仙君对视,不亚于亲自把脑袋拧下来给仙君当球踢。
气氛尴尬地沉默了数秒后,暴躁仙君开了口:“怀玉,去开路!”
本以为今日有仙君的惊天秘闻现世,自己可以悄咪咪的躲过一劫,如今倒是避无可避。
豁出去了,苏青之迈着细碎的步子,细不可闻地说:“仙君..那个..我..我也不是了。”
什么?
冷千杨盛怒的样子宛如狂躁的狮子一样,抓着苏青之的衣领说:“毁你清白之人是谁!”
大哥,不就是你么。
咳咳..苏青之捂着胸口剧烈地咳嗽着,不耐地甩开他的衣袖说:“仙君,你弄疼我了!”
怀玉年纪还小,定是被人引诱,一定是那个唯一让他流泪的人,一定是他!
故劍君心 秋月夕
“怀玉,说,他到底是谁?”
冷千杨被无边的嫉妒啃咬着,咬牙切齿地说。
忽然之间整件事的走向又偏移了仙君失身的主题,苏青之忽然成了事件的男主角。
身后那些如狼似虎的目光几乎要把自己剁成肉酱。
苏青之抠着指甲狠狠心说:“是我心里的君子。”
“君子”二字烧的冷千杨几乎失去理智,冰冷的目光看向苏青之身旁的人。
“穆沉英?我杀了你!”
冷千杨广袖一甩,照着穆沉英就是重重一击!
苏青之心里大惊,挺身护在穆沉英面前,想要生生挡下这一击。
情况猝不及防,冷千杨后撤一步收回剑气,气血翻滚着狂喷了一口鲜血。
“苏怀玉,很好。”
小贼子以命相护的人..不是我。
他乌黑动人的眼眸里那簇光渐渐熄灭,忽然御剑飞起不见了踪迹。
仙君这是打算放弃了?
他最在意的不是自己清白被毁,而是本姑娘的清白被毁?
苏青之捂着自己的心口,忽然觉得那里比沙漠还荒芜。
带队的统帅一走,众人暗暗松了一口气。
超級攻略之神
前面一排男弟子抖抖索索地上去贡献了自己的力量,上山的路,有了。
穆沉英却更坚定此事一了就带苏兄弟离开的想法。
从今日的情况来看,这个仙君观念迂腐,如此介意怀玉没了清白,根本不是真心,早早了断也罢。
过了寒冰一丈,倒是一路顺畅,黄昏时分众人就行至鸡冠岭。
通过李野的讲述,苏青之心里有了底,这个地方看似平静暗藏凶险,因为这是灵兽猫婆婆的地盘。
李野侃侃而谈:“玄机阁的残卷上挤在的只有一句话,猫婆婆,喜静,性残暴虐杀。”
苏青之咂咂嘴,也不知道玄机阁的这本三界奇闻录是谁编写的,言简意赅,没有任何修饰,干的很,太干了。
想想川西村犯下大案的环环妖兽,也不过给了一个性残暴的评价。
这个灵兽又被作者多赏了两个字:虐杀,定然不简单。
浩浩荡荡的寻宝队伍如今只剩了不到三十人,心有灵犀地保持了沉默。
毕竟小弟子的命也是命,谁也不想交代在这里。
仙君被气走之后,雅秋苑的弟子泾渭分明地变成了三拨队伍。
李野成了光杆司令,只有他依然坚定地维护着“杨宝”组合,正小心翼翼地给苏青之的眼睛换药。
“杨花”组合的队伍以倾倒性的优势占据了舆论的最高端,用眼神在表达自己对苏师弟强烈的不满。
不仅如此,他们还故意坐在苏青之身边不停地挤,挤的她掉下了石凳。
苏青之一时没坐稳,掌心朝地摸到了一个光溜溜的人脑袋,鉴于之前的经验,定然又是不好的事。
她强压着内心的不安准备丢给穆沉英查看,就发现自己的手指被什么东西给蛰了,霎时间整条胳膊都麻了。
凉亭另一边的弟子也遇到了跟苏青之一样的情况。
“猫婆婆来了!我的胳膊麻了,没知觉了!”
他顾不得遵守不能出声的规矩,大喊着。
雅秋苑意见分歧的三队人马看见苏青之的脸色有变,几乎是同一时间围着她护起了一层结界。
穆沉英站起身,忽地看到漫山遍野全是蹦跳的大头娃娃脑袋,以雷霆之势席卷而来,握紧手里的弯刀说:“一场恶仗来了,跟我杀!”
他第一个勇猛无比地冲了出去,照着那些大头娃娃就砍,只听惨厉的婴儿啼哭声响起,一个苍老的声音阴恻恻地说:“找死!”
站在娃娃队伍最后列的竹竿忽然抖了抖身子,唱起了一首童谣。
无敌者的兼职生活
那悲伤的语调,压抑的气氛,苏青之敏锐地意识到这个花婆婆一定有软肋!
童谣声一起,娃娃们更是泪流满面,露出几分狰狞的神色朝着众人撕咬起来,好像是有深仇大恨一般。
一时间血肉横飞,刀光剑影。
众门派勉励抵挡着,只听方琼大喊着说:“仙君呢,仙君怎么还不出现!”
不见有人应答,也没有熟悉的伏羲琴声响起,这个人好像突然消失了。
冷千杨被气走了,眼下只能试试反转系统了。
苏青之手持利剑,直视前方,朗声:“猫婆婆,杀死你孩子的人是谁?”
“是谁?”
花婆婆四下环顾着,厉声说:“是谁,到底是谁杀死了我的孩子!”
八部天龙外传 管椎子
“它就是在鸡冠岭被杀的,是谁干的!”
原来她自己也不知道凶手是谁,对了,记忆探查术!
苏青之心神一定,扯着嗓子喊道:“我有办法为你找到杀死孩子的凶手,你先停止攻击。”
阴冷的鼓声响起,大头娃娃们忽然定住了身子。
猫婆婆扭动着自己的竹竿身体挑起苏青之的下巴说:“小瞎子,你要是骗了我,那就…嘿嘿。”
受制于人,我哪有那个胆子。
苏青之神色恭敬地说:“猫婆婆的名字如雷贯耳,我又如何敢欺瞒你,不过眼下还需要你帮我找找仙君。”
“你就是那个仙君的心尖尖?长得的确俊美,手段也了得,教我两招呗。”
开在名侦探世界的事务所 四夕三金
猫婆婆恍然大悟,搂住苏青之的脖子啊呜亲了一口。
“啊?这..”
请问敬爱的猫婆婆同志,好像咱俩目前的立场还是敌我么,怎么突然变了?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