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謙書屋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回到明朝做昏君 紂胄-第六一八章 設天津直隸州閲讀

Lancelot Nessa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朱由校冷哼了一声说道:“他们难道还真的想让朕的皇家水师为他们打鱼不成?”
“启禀皇爷,这个倒是没有。”魏朝连忙说道:“据传出来的一点零星消息,内务府好像是想要启奏皇爷,他们要建一个造船厂。”
“内务府想请皇爷允许他们建造一个专门用来捕鱼的民用造船厂,向内务府开放一些现在造船厂的工艺,让他们能够造出好的船。”
“打鱼这种事情,他们准备联合沿海的富户来做,雇佣当地的百姓给他们工钱。如果有人要买船做出海打渔的生意,内务府还可以卖船;有人想要做咸鱼,内务府还能卖盐。”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的嘴角直抽抽。
这才几年呢,内务府就已经成了这么一个庞大的怪物了吗?这些人的眼光已经准到这种程度?一个产业就能够联想出这么多事情?
显然这些家伙也是在与时俱进,飞速发展的大明给他们提供了挥洒的舞台。
朱由校觉得这是好事,只不过回头要好好盯着点,等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该拆分还是要拆分,该改革还是要改革。
不然的话,这么大一个衙门,迟早要出事。等到内部官僚体系横行、贪污腐败严重的时候,再想收拾可能就难了。
不过问题也不大,这是封建王朝,自己是皇帝,话还是好用的。
朱由校没有再问下去,知道一点情况就行了。魏朝也只是听说,回头内务府那边肯定会把消息报上来。
但是这件事的确是好事,民用造船厂的确应该提上日程了。
等到大明的皇家水师打完仗,也需要出海贸易。除了出海捕鱼一项之外,出海贸易那也是非常非常赚钱的买卖,所以这件事情干得过。
对此,朱由校的心里面很明白,就没有再继续问。
看了一眼魏朝,朱由校说道:“天津这个地方,朕觉得可以成立一个州了,算是京城的直隶州。传旨给内阁,让他们派官员过来。”
“是,皇爷。奴婢马上就去拟旨。”魏朝连忙答应道。
天津要设立直隶州,这是个大事。
不说其他的,这就多出了一个州的行政编制,官员就多了很多。
相信消息传到京城之后,会有很多人争抢。
要知道,朝廷上上下下从九品到一品的官帽子,哪一顶不是你争我夺?
天津这个直隶州虽然只是一个州的编制,但它是空白多出来的,而且从皇爷的重视程度来看,这个州以后肯定会成为大明的重中之重。
如此一来,天津直隶州以后必然是飞黄腾达之地。
魏朝是这么想的,相信京城那些人也是。
朱由校却没给他们这个机会,转头看着刘贤问道:“你觉得这个地方怎么样?想不想在这里做知州?你的品级外放到这里应该足够了。”
刘贤愣了愣之后,连忙说道:“启禀陛下,臣怕自己不足,没办法服众,耽误了陛下的事情就不好了。而且在这些地方事务上,臣也没有什么经验。臣推荐张余张退之,他是一个很合适的人选。”
“你们还真胆子大,不怕朕说你们结党营私?”朱由校笑着说道。
张余这个人,朱由校当然知道,皇家书院的第一期毕业生。
在这一批的毕业生里面,其中很多都是武将,这些年也都开始展露头脚了,比如卢象升、曹文诏,还有吴襄,都是能够独挡一面的人物。
文官之中能出彩的不多,刘贤就算是其中的佼佼者。当然了,排名第一的人谁都知道,就是这个张余张退之。
张余见人笑眯眯,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人脸厚心黑、下手狠,手段绝对非同一般。
这几年张余跟在韩爌和黄克缵身后,那可没少干乱七八糟的事,据说凡是阴人的点子全是出自张余之手,现在已经做到了户部郎中的职位。
所有人都知道,这也只不过是磨练几年,相信张余很快就能再进一步。
事实上,朱由校在离开京城之前已经给张余重新安排了职位,直接放了一任京城的县令给他。
三生不幸,知县附郭;
三生作恶,附郭省城;
恶贯满盈,附郭京城。
触及幸福 忆太初
可见这其中的辛酸和苦,不过如果能够做得好,在皇帝的眼皮底下也是容易飞黄腾达的,尤其是入了皇帝的眼。
张余就是这样一个人。
朱由校对张余另有任用,怎么可能让他到天津直隶州来?
要是别人听到朱由校这么说话,早就吓得跪在地上了。但是刘贤早就习惯了,只是笑着说道:“臣只是举贤不避亲而已,何况在臣认识的人当中,张余张退之的才能的确是数一数二的。”
“这个朕倒是相信,可是他在这里不合适。”朱由校笑着说道:“朕安排在这里的官员是来做事的,发挥不出他的才能。对于他,朕另有安排。你就不用操心了。”
“天津这个知州,你就好好做吧。朕相信你的才能,你就不用推辞了。到时候朕会交代你怎么做。”
“是,陛下。”刘贤连忙答应了。
皇帝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如果你再不答应的话,那就是不识抬举了。
在皇帝的面前,不识抬举的人通常可没有什么好下场。
“行了,日出也看了,该回去吃饭干正事了。”
朱由校站起身子,语气十分轻松的说道。
此时,东方已经是一片大亮了,太阳也已经跃出了海平线。
一行人直接就往回走,回去之后就是吃饭。
吃过饭之后,朱由校就见到了俞咨皋和戚元弼。
见到两人上,朱由校直接说道:“听说你们已经迫不及待的就想去打仗了?”
谁也没想到皇帝居然会说这个事。
戚元弼有些无奈的看了一眼站在皇帝不远处的哥哥,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忧郁。
说好的亲兄弟相亲相爱,转眼之间你就把我给卖了?
你这做哥哥的啊!
戚元功站在那不动声色,目光远眺,仿佛事情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一样。你看我?你看我干什么?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戚元弼收回了目光,很无奈。
俞咨皋倒是无所谓,向前走了一步说道:“启禀陛下,我们在这里每日训练,拿着陛下的钱粮,用着最好的船、用着大明最好的装备,却不能够作战,水师上下心中很焦虑。如此我们对不起陛下,将士们也是求战心切。如果有什么不妥当的话,还请陛下恕罪。”
朱由校站起身子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话说的不错,朕听得很舒服。不过了解的人都知道,朕不是一个光听人说话的皇帝,朕要看的是你们把事情办得怎么样。事情办不好,话说的再漂亮也没用。”
“是,陛下。”俞咨皋向前走了一步说道:“不知道陛下想看什么?”
“这么有信心?”听了这话,朱由校就笑着说道:“那就搞一次演习,就来抢滩登陆。演习的内容让朕来定,怎么样?”
“没问题。”俞咨皋连忙答应道:“绝对不让陛下失望!”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很好,心气很足,希望你们的能力和心气一样足。”
这个时候当然不能认怂了,俞咨皋说道:“陛下见了就知道了。”
皇帝想看你们演练,那你们就要演练,而且要演练的好、演练的强。总不能当着皇帝的面认怂说我们不行吧?那皇帝养你们有什么用?
这个时候,无论是俞咨皋还是戚元弼,只能硬着头皮答应。
朱由校这次到这里来,除了把天津设立成州之外,更重要的就是要来这里看演习。
自己在皇家水师花了这么多钱,投入了这么多精力,如果什么都搞不成的话,那成什么了?
能够把事情搞得好,那才能够让他们去打仗。接下来的大战不一定好打,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才行。
如果这次演习暴露出了什么问题,哪里的火力准备不是很充足,也好让百工院那边好好研究。
对于大明朝的皇家水师,朱由校太看重了,总觉得火力不是很足。
接下来,就开始研究演习了。
这只是一场简单的登陆演习,朱由校也没有搞什么太大规模的。对于防守一方的实力增强也不是特别强。
首先,他们在抢滩登陆的外面有战舰,陆地之上也有阵地。当然那装备和大明是不一样的,朱由校要看的是对外做战的,所以这一次守卫模仿的是外军,模仿的目标就是倭国的军队。
对于倭国军队,大明不是特别的了解,但是没关系,大明不了解,有人了解。大明的盟友,朝鲜这个时候已请求加入战场。而朱由校必然是要统一的。
时间来的刚刚好,这边准备演习的时候,朝鲜国的使团就到了,带队的正是朝鲜国王的儿子李溰。
同行的还有他们准备嫁给朱由校的孝明翁主——朝鲜国王的独生女,但她的母亲却不是朝鲜的王后。
朱由校都没想到她能来,朝鲜内部的斗争实在是太严重了。
朝鲜把孝明翁主放出来,这很不容易。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