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謙書屋

r0fqx人氣都市小说 這個刺客有毛病笔趣-第二百五十二章 我攤牌了閲讀-8d3v6

Lancelot Nessa

這個刺客有毛病
小說推薦這個刺客有毛病
窗外依旧是寒风呼啸。
窗内,大雪纷飞的冬日里,原本就不会有太多的客人。
而此时,整个酒馆里也只有商离这一位客人。
他其实自始至终都没有摘下遮风挡雪的斗笠,一身宽大的灰色布袍遮蔽全身,因为他一点都不想暴露身份,对于他而言,暴露身份会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
但即使这样,他还是被精准狙击在这座酒馆之内。。
“既然商掌门知道我们的出身,那么为什么还要喝这杯带毒的茶呢?”店小二说道。
商离低低笑了笑:“我不是说过了吗?当别人殷切劝我喝点什么的时候,我总是抵挡不住别人的好言相劝。”
“所以我才会在二十年前立下那个滴酒不沾的誓言。”
還好是個貴族
“但是你如果不劝我酒而劝我茶,那么就连最后拒绝的理由也找不到了。”
店小二哈哈大笑道:“没有想到堂堂华山掌门竟然是这样一个优柔寡断的老好人,真是意想不到。”
“所以今天你如果死在这里,也算是适得其所吧。”
商离扶住了头,确实,已经有极强的困倦感和麻痹感在全身弥漫开来。
梦罗,乃是罗教最为霸道也最可怕的麻药之一,其含义为梦中罗网,是能够让人在不知不觉进入梦乡而陷入罗网的药物。
原本店小二还打算好好地侍奉商离一番,然后再神不知鬼不觉地将商离带走。
只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小老头竟然先喝下了这带药的茶水,然后再点破他们的药物和根脚。
魂破仙古 憤怒的睡神
老实说,从业几十年了,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奇怪的要求和人。
“小老头我当然是不想死的。”商离坐在椅子上笑了笑:“不过至少死前让我做一个明白鬼怎么样?”
“你们是怎么查出来我的行踪的?又为什么费尽心思地要在这里布局置我于死地。”
“老实讲,虽然说华山离你们罗教确实很近,但是十几年来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就算前段时间宁长老身死中土,小老头我也没有多大干系。”
“既然如此的话,为什么偏偏要做局害我呢?”
店小二冷笑了一声:“其实商掌门心中如同明镜一般,又何必来问我呢?”
“不过既然掌门如此识趣,省了我们好大的功夫,既然这样,让商掌门做一个明白鬼又如何?”
“一切归根结底,方别那个混蛋杀了我们的护法法王!”店小二咬牙切齿说道:“因此教主才决定让你们中原武林十倍偿还。”
怎么个十倍偿还法?
丁苦雨自己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来中土以身涉险的。
既然自己不来的话,那么只能够发动罗教在中土布置下来的所有后手和暗子。
刘平夜当然属于其中之一,但是丁苦雨这样的男人,是毫无疑问不会将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面的。
“原来如此。”商离叹了口气:“然后就是老夫我的下山吗?”
如果说商离还在华山,就好像少林方丈在少林,丁苦雨在西域一样,本身就是一个风吹不进雨淋不去的铁桶,就算说能够渗透一两个弟子,但是又能成何气候?
而偏偏一旦掌门人下山,就等于说虎落平阳,龙游浅滩,强龙尚且不压地头蛇,更何况是苦心积虑的地头蛇。
“不过老夫下山乃是暗中进行的,你们又如何知道老夫的行动轨迹?”商离继续问道。
他坐在椅子上一动不动,似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商掌门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呢。”店小二毫不在意地笑了笑:“我罗教门徒百万,就像当初宁怀远能够混入华山一样,深居高位不敢说,但是遍布眼线却是易如反掌,掌门人刚下山,就有人送下信来。”
“更何况方别想要挑战掌门的事情同样已经传遍了天下,如果方别不去华山的话,平常商掌门自然也不会专程下山接受挑战。”
“但是天下都知道,商掌门欠了方别一个大人情,这次被方别挑战,少不了要还这个人情,所有很多人估计掌门会暗中下山,两相应证,我们就只需要在路上守株待兔就行了。”
“教主说了,既然你们中原武林坑杀我们的护法法王,那么你们就要付出十倍的代价,否则就是欺负我罗教无人!”
“如今白鹭书院院长白浅已然授首,第二个当然就是身为华山掌门的您了。”
“接下来,无论是那个什么六扇门的郭聚峡也好,罪魁祸首方别也罢,他们统统都会接受罗教愤怒的复仇之焰,知道你们明白,敢于挑衅罗教究竟要付出多么大的代价。”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商离叹了口气:“如此一来,老夫就全明白了。”
这样说着,商离看了看桌子上那张白鸽送来的纸条:“之前老夫是不打算打尖的,不过蜂巢那边给我送了信,我又恰巧没有带稻谷之类的食物,所以才冒昧来此小坐。”
店小二哈哈大笑:“商掌门你是说蜂巢害了您吗?”
商离静静摇了摇头,看向眼前这个有恃无恐的男人:“难道你就不想看看这张纸上究竟写了些什么嘛?”
……
……
“商离这趟下山之旅注定不会平坦。”薛铃面对着红烛,对着商九歌静静说道:“舒庆已死,罗教如今就像是一条发了疯的疯狗,毫无疑问会满地乱咬人。”
“而如果商离下山的话,他就绝对会成为众矢之的。”
“没关系的。”商九歌笑了笑:“他可是师兄啊。”
老娘我下山的时候不是也是众矢之的,老娘我不也是完完整整地走过来了?
更何况他还是我师兄。
商九歌真的是充满了自信。
“罗教最擅长以有心算无心,如果真的全神贯注对付商离,那么就算是商掌门,恐怕也会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薛铃缓缓道:“况且,九歌你与商离的分量终究还是有差别的。”
当初商九歌下山,确实有很多人对于这个号称未来武林第一的少女虎视眈眈,并且纷纷下手,但是说白了,大多数人都是借用了蜂巢这个白手套,而蜂巢这边刚好有何萍庇护,所以说商九歌才有惊无险。
况且商九歌所遇到的最大危机乃是意外遭遇黑无这波,那阶段的黑无面对商九歌基本上就是碾压,连累薛铃也带着商九歌跑了那么一大段。
偷菜女強銀 孤獨千年
所以说商九歌的自信满满,也有很大一部分是蜜汁自信。
“那怎么办呢?”商九歌看着薛铃,眼神清澈明亮:“总不能我去接师兄吧。”
虽然事实上,如果是商离应付不来的麻烦,加个商九歌也八成白搭。
“没关系的。”薛铃看着商九歌:“我已经派了信鸽。”
“如果发现商离的踪迹,就第一时间送信给他。”
“啊?”商九歌没有想到蜂巢还有这个用法。
“能第一时间找到吗?”
“当然没问题。”薛铃笑了笑。
“这可是蜂巢啊。”
“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蜜蜂的存在。”
“否则的话,那个人也不会如此对蜂巢念念不忘。”
……
……
店小二似信非信地拿起来那张白纸。
他并不疑心白纸有诈,毕竟商离没有时间对这张白纸动手脚,更何况方才,商离刚刚拿起看过。
上面写着一些最新的情报,大多数店小二已经知道了,类似于郭聚峡前往应天府,方别出现在白鹭书院,刘平夜行刺恩师白浅,白浅去世于白鹭书院这些。
当然,这都是一些惊天动地的大事,也算是蜂巢群发消息的范畴之内。
不过——店小二看向了白纸的最后一行。
那是一行用朱笔写就的小字。
字体娟秀明晰。
“一路多有暗算,请千万小心。”
店小二骤然一惊。
也就是说,当商离看完这张白纸的时候,就已经将警惕提高到了极点。
那么他为什么还会从容喝了这碗加了料的热茶?
难道说理由就是他不太擅长拒绝别人,并且天冷了想喝杯热茶暖暖身子?
骗鬼的吧?
若不擅长拒绝别人的话,他的华山掌门是怎么当上的?
难不成真的是长老大会上盛情难却,他推辞不下所以当了华山掌门?
虽然说因为年代久远,这个确实似乎没有办法考证了。
他不由后退了一步。
“怕什么?”商离笑了笑,他依旧端坐在椅子上。“难道说你就对你们的梦罗这么没有自信?”
“你可是亲眼看我喝下去的,我又不会变戏法给你看?”
即使商离是这样说的,但是店小二依然没有半点轻松。
梦罗当然是值得信赖的,但是偏偏眼前这个人,越是温和信赖,就越让人感觉心里毛毛的。
自己可不是什么能和对方聊聊知心话的角色。
“总之,我越来越不放心了,就请掌门人先死一死吧。”店小二这样说着,径直一掌向着商离拍了过去。
在他掌风面前,商离连人带着桌子向后平平滑行了一丈之远,刚好避开了店小二这势在必得的一掌。
店小二吃了一惊,不可思议地望着商离。
这个时候商离应该连脚指头都动不了了,怎么还能够如此灵活地动用内力?
他不由将目光锁定了地下,只见方才椅子所在的地上赫然有着一滩水渍。
“这是什么?”店小二不敢相信地喃喃。
落花傾城之影妃傳
眼见穿帮了,商离只能摊牌了。
不装了。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向着店小二伸出了两根手指,只见两根手指之间,慢慢冒出了汩汩水流。
虽然微弱,但是这绝对不能用流汗的来形容。
“真是不好意思。”商离看着店小二:“因为从来都不喜欢喝酒,所以说就学了这样一个偏面。”
“这一招酒都能够逼出来,那么逼梦罗之毒,也是手到擒来,但是肯定没有人提醒过你这一点吧。”
商离淡淡道:“因为见识过这一招的人,除了我曾经那些酒友,差不多都死光了。”
店小二后退一步,然后拔腿就逃了起来。
商离静静拔剑,随手一挥。
登楼。
自下而上的剑光如同登楼而起,盘旋直上,瞬间将逃跑的店小二自下而上地一分为二,顺带着将整个酒家的后半房屋一齐劈开。
雪花自屋顶而落。
快穿前任女配,男主追回计划
而商离也看到了这个酒家后厨的情景。
是的,之前商离就问了,难不成这偌大的酒家,只有这店小二一个人吗?
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無敵醫神
至少说这偌大的酒家,除了商离之外,只剩下了这个店小二一个活人。
在酒店的后厨,堆叠了七八具尚且温热的尸体。
这些尸体中有客人,有厨师,有店小二,也有账房。
总之,因为商离一个人的行将到来,他们都已经死去。
所以这才是江湖,在看似豪情万丈侠骨柔情,那层外衣被剥开之后,只剩下赤裸裸的弱肉强食和草菅人命,
“真是抱歉。”
商离看着那些尸体微微鞠躬:“这么冷的天,恐怕很久都不会有人为你们收尸了。”
商离的话音未落,从这个已经被劈开的酒楼各个角落,同时窜出了几道黑影。
他们并没有向着商离攻来,而是不约而同地向着远方逃去。
面对这位全无损伤的天下第七,他们都知道自己绝无胜算。
只有逃跑,才有一线生机。
商离摇了摇头:“我手中还有剑呢。”
这样说着,他向着逃跑的众人信手点出数剑。
乱梅。
斑斑点点的剑气精准地刺透了那些逃跑之人的胸膛,他们在雪中倒下,伤口中流出来的红血染红了白雪。
便如同斑斑点点错落的梅花在雪中绽放。
而商离则终于一步一步走来,将那些倒在地上的尸首一个个捡了起来,重新放回了酒家之中,泼上酒水油脂之后,随后一把熊熊大火在这风雪之中燃起。
无论是好事坏事,商离下山,总归代表着各种各样的麻烦。
他不能因为这些麻烦就选择不下这座山。
因为下与不下,山始终就在这里。
在熊熊燃烧的酒家之外,黑烟随着火焰冲天而起。
商离依旧一袭蓑衣,戴着斗笠,继续在雪中踏步,慢慢向前。
“下次,就不住店了吧。”


Copyright © 2021 少謙書屋